挥手自兹去——吴迪

躺在洁白的床单上,透过那单薄的窗户向外望去,那似洒了墨汁的天,卷着风恣意的吹,散落一地秋叶,天阴了。

又来了,胃炎,不过这次来势更加凶猛。淡淡地听着医生的警告:“要当心,这次肠胃都不好,且据症状来看,很有可能 是阑尾炎。”我木然了。蜷缩在床前,蒙头在被里,不愿在理事。我只想躲避这疼痛感,躲避这疲劳无力的身躯,在万丈黑暗中保护小小的自己。
募地,脑海里闪过母亲焦虑的模样。因事发突然,连头发还凌乱地披在肩上。一遍遍地问医生:“我女儿怎么样?有事吗?需要吃什么药?”随即转过身,摸了摸我微烫的额头,紧了紧我身上的被子,自责道:”这几天你外公住院,我竟没有注意到你不舒服。“望向母亲的眼睛,是湿润的,原先乐观,充满活力的双眼,现已因过度操劳而带着丝丝血红,那眼中是深深的自责。
我知道,自从10月4号外公旧病复发送往医院抢救,妈妈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本能够闭上眼休整的她却因担心我有异样固执地睁着双眼,温和地观察着我细小的举动。
望向窗外,一缕阳光穿透浓云倾泻下来,顿时,亮了天,暖了地。我忽然明白,无论母亲有多劳累,只要我一有什么,她定会在身边守护着我。心中涌起一股温暖的激流,鼓动着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站起来。我伸展开身躯,在万丈黑暗中站起,毅然前进,回首望,挥挥手,与那个只会蜷缩于角落已成为曾经的“我”道别。在这里,我必须站起来,像母亲那样坚强,坚韧。伟大无私的母爱化作源源不断的勇气,支持起薄弱的身躯,站起来,站起来!
从现在起,做一个勇士,勇敢,坚韧。我挥一挥手告别曾经,掸开乌云,向着阳光明媚勇敢前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