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依然——胡千伟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城市的喧嚣补课阻挡它,心中的杂念也奈何不了它,因为那故乡依然,依然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故乡那朝气蓬勃的景象依然。

清晨,一声鸡鸣打破了宁静,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犬吠、一阵鸟鸣——你呼、我应、他答,故乡的一天开始了。依然爬上了屋顶,依然看那一片片的油菜田地,金光闪闪;依然看那一条条的沟渠小河,波光粼粼;依然看那一块块隆起的山丘,绿意盎然……这美景,承载了多少眷恋与梦想。

故乡那古老又神奇的老虎灶依然。

中午,几家炊烟袅袅升起,交织而离散,升腾而消逝。循着炊烟、循着烟囱向下,依然是那有了几十年历史的老虎灶——依然是左边炒菜,右边煮汤,奶奶“掌厨”,爷爷“掌火”。火光照亮了爷爷奶奶,照亮了整个老屋,照亮了无限思念与回忆。

故乡那勤劳朴实的人们依然。

傍晚,依然爬上了屋顶。夕阳西下,依然是农民们扛着锄头,走在阡陌小路上,嘴里哼着小调,哼着黄梅戏,融入了那片余晖之中,与土地为伴,与清风共舞,向着家的方向走去。是他们,给了我以无限的启迪。

鸡都被赶回了窝,狗也趴在家门口休憩,鸟儿也倦了,成双结对的在枝桠上。故乡又是一片寂静。

时间的流水永远不会停歇,回忆的长河永远不会断流,故乡依然在心底,承载着最初的梦想与回忆,在漫漫人生路上给我以启迪。

故乡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依然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底。

故乡依然,我心依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