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蔡宇飞

如果一切的一切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距离,那一定是爱的深渊。不关于长度也不关于多少。

其实距离从出生到死亡,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这些可怜的人类。从不知道万物是何物的春节到洞彻别人心中的污秽。我们一点一点拉开了彼此,或许某个时刻回想起来,已经再也跨不过那高筑的墙,那是用自己的心一块块堆叠的。

我和父母,其实距离很远。从小时候他们手拉手带着我出门去,到后来因为工作的繁忙叫我自己去玩,再到后来留下钱叫我不要去打搅他们。我一个人在房里看书,他们在房外忙碌。虽然只是一扇房门,却把我们的心隔得如此遥远。连我也不知道,我以后是不是也会这样去对待我的孩子。其实最美丽的距离只不过是伸出一只手,可是因为生活,我们失去了。

我和朋友的距离。从大家无话不谈到见了面生疏得仿佛初见,再到后来的形同陌路,容若空气。彼此因为一些可有可无,甚至不知道存在与否的误会开始疏远。而我的生命遥远得足够无数个朋友曾经萧郎是路人。其实最美丽的距离不过是一句话,可是因为生活,我们还是失去了。

而我们是否曾经拥有,如果曾经拥有,就不要后悔,因为是我们亲手失去了那些距离。或许有一两个下午,也会发现自己还有着彼此,还拥有了失去的距离。

只是失去的裂痕还在。

如果一切的一切还有着距离,如果可以自己选择,那我们的距离可以是大地上看似肮脏的土壤,不关于长度和多少,只要不像云和云一样,虽然很干净,虽然看似很近,隔着的遥远从来不曾接近过。

我们可怜那些云。那些云却可怜着我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