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一转眼,你可能就会遇见许多东西,它们或许具体,或许飘渺
_题记
转眼,你便会遇到什么,我便遇到了两棵树,同时也遇见了生与死。
那是两棵种在楼下花园里的树,他们站在那十分不起眼,以至于你路过他们旁边时都不曾注意过他们。但是他们就在那,用他们那如大地般厚重的沉默表达着自己的存在。
而我,确却发现了他们,发现了他们的不同之处:一棵如老者,已然垂危;一棵如少年,生机勃勃。他们在那一站,便给人一种不协调或者协调的感觉。一会儿仿佛在对持争论不休,一会儿仿佛在和颜悦色地交流。他们仿佛是变化的,但实际上又似乎没变。
我终于注意到了那枝干树叶。却发现一棵似乎在腐朽没落,一棵似乎在蓬勃向上。我忽然希望那老者好起来,那少年继续成长,并以此状态继续发展。而那些管理者似乎已经对那老者失去了耐心与信心,不再看护着,准备任其自生自灭。我却期待着,然而我日复一日去看,却发现似乎始终那样,便也失去耐心了。
终有一日我想起来时,却愕然地发现,老树上长出了新枝叶,而新树却败了落了。这正好似一出闹剧,亦或是一场轮回,一出奇怪的闹剧,一场生死的轮回。
亦或许,这也代表了他们的内在所向,那老者向着死,所以感受到生的美好,你那少年向着生,所以感受不到死的可怕,才有此局面。
生,给了逃避死的借口;死,给了向往生的理由。两者都依存对方活着,若无生,何来死;若无死,何来生。生死本同根,生之极,便是死;死之极,亦是生。但是也有人在生中求死,更多的人在死中求生。也罢,顺其自然,或许才是最好的。
转眼,我便遇见了那两棵树,同时,我也遇见了死与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