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

那些风带来的鸟语花香,柔曼情愫,常萦身侧,越是细嗅,越是回味,便越是馨香。
缓缓归矣,去探问陌上的花是否依旧婷婷。伴着初夏闷润的风,我踱步在家乡的青石板上,不复轻柔的风卷携着轰隆的机械声侵蚀我的内心,我停下脚步,闭上眼,想从过往的风中回味出一些不曾改变的美好。
也是夏夜,那时蝉鸣还与蛙叫相随相伴,那时的风,丝丝缕缕,清凉温润,浸着晶莹的月光潺潺的抚遍我的全身。我就这样沉浸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以地为席,以天为被。母亲的手一下一下拍打着我的脑袋,带来的风不甚凉爽,伴着她的歌声,刚好能抚平我的心,“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么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我调皮地打断了母亲的歌声,替燕子回答了。母亲盈着笑意,轻轻点了点我的额头,笑骂道:“机灵鬼。”我笑嘻嘻地玩着母亲的手臂谁去。
不管夏日多么炎热,我总能安然合衣谁去,因为那时的风,携着青草的清香,花香的芬芳,沁人心脾,而妈妈总是摇着破旧的蒲扇,扇出的风是干草的沉稳与母爱的亲润。那些风,柔柔地笼着我,划过肌体。
雨点悄然落下,终止了机械的喧哗,也将我从回忆中唤醒。雨水润湿的清风,少了一份浮华与浮躁,又重新染上了花香,在我的舌尖跳跃,我抬头望向灰蒙蒙的月亮,那里看不真切,依稀是燕子叽叽喳喳,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我仿佛又在风中,回味出童稚,回味出母亲的馨香。
那些记忆,在心中兀自亭亭,无忧,亦不惧,它永远不染铅尘。在我回味起它的时候,那些绵长的情愫,总能带来馨香。
我会为这那些风,那份爱,它们就像轻柔的歌声:“小燕子,穿花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