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那时我是着实羡慕他的。兴许是因为虚荣的缘故,认为能与他攀上朋友是令人欣喜的事。我不敢时常去他家玩,可每次去,总流连忘返,心中充溢着说不出的感觉。正是如此,他成了我众多朋友中最特殊的一个。

同他一起玩耍时,虽是欢愉,却免不了一些拘束与讨好。虽是一起耍过种种,用那时的话称是“哥们儿”了,但内心却依旧像隔了层障壁,望而不可及。记忆中他说一,我们一般从不敢说二的。他不常带我们各处去耍,可是我们总依赖于他。就如此,我与他有幸同学一处。

记得上小学那会,刚开始,学习还不错,可不知怎的,竟迅速下滑,后来居然到了要使钱的田地。而这时,我们似乎才算真正“平等”了,互相各有所长,他有他的钱,我学我的课本。我们一起话虽不多,却是十分默契与知心,那时心中鲜为人知的事也乐于与他分享。令我现在思来感到好笑的是他那时已经主动开始与我攀谈,并且对我是怀敬重、钦佩之情。我并不否认与嘲笑那时我们各自“幼稚”的心境,而是暗暗体悟到似乎为某种影射,因而会心一笑。我自不是那种趾高气昂之人,自乐于与他谈天说地、倾吐心结。现在想来,他真算是我最知心的朋友之一了。

也不知为何,上中学后的我们渐渐处淡了,相遇之间也不过草草打个招呼,道几句平常闲话,便再没了以往的劲头。我虽竭力想去挽回这种局面,但毕竟彼此的心境已然不同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各自心中都不曾忘了对方。

偶尔,在校园的某个角落,我们有幸偶遇,但看到这张熟悉的脸上双眼中显出的那份冷淡与陌生,我便知趣地闪至一旁,默默跟在后头,保持着一段距离。这段距离让我有些惶恐。回想起曾经的种种距离,这段距离似乎更加沉重,更加复杂,它潜溢出的气氛让我深深感到:明明是前后几步路,两人却似隔着一个世界……

就这样,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偶然的相遇,却仍是自顾自往前走,渐行渐远,渐远渐行,既然距离如此无法避免,那么就把靠得最近的一刻留下,大步向前去往属于自己的人生,不必追!若两人真有默契,若真是思念,定会在另一头再次相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