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手自兹去 周留金

“记得一定要和我保持联系……在那边好好的……”她的声音随着风吹进我的耳畔,她开始奔跑,试图追上汽车,和我说上最后一句“再见。”但最终她的身影还是消失在了视野中。
这一天,蓝天依旧,阳光依旧,我和她依旧屁颠屁颠的跟着奶奶去菜园里玩。那时,我们把野草当成玫瑰,在田野里为昆虫办了一场又一场婚礼。她说她要去远处的山坡上采些野花,为祭祀她那只死去的小狗。于是我们小手牵着小手,向远处奔去。我坐在山坡上,看着她,她那高高翘起的羊角辫,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金光,纤细的小手,认真地挑选没一朵小花。我跑过去和她一起采。
“我要走啦。”终于,我还是鼓起勇气说了这句话。她采野花的小手忽然停住,傻愣愣地看着我。我咯咯地笑:“真的,我明天就要走啦。”我试图用笑声掩盖住这离别的悲伤,她突然背向我,看着远方。
第二天醒来时,大汽车停在门口,父母早已收拾好了一切。村里有很多人来送行,但始终没看到她。最后,我失望地上了车。“等等!”一个稚嫩的声音穿过人群,我回头一看,是她。她大口喘着粗气,晶莹的汗珠从她无暇的皮肤上淌过,格外美丽。她傻傻地笑着,笑出了眼泪。司机催促着赶快出发,她终于挥起她的手,呜咽着:“再见。”“再见。”我回道。然后转身坐上了大汽车。
汽车启动了,她在后面追着:“在那边好好的……”模糊不清的声音传进耳畔,我将头探出车外,使劲地挥着手,也许她早已看不见了。再见了,守夜的钟塔;再见了,粗大的篱笆;再见了,河边的细沙;再见了,我亲爱的朋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