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顾嘉程

一道沟渠,一条河流,一片蓝天,这些宛若是天生的距离,阻拦着人与人的碰撞,让我们之间形成默默的距离。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公园里,不免脚乏了,便坐在花坛边的一架长椅上,双手插进衣袋里出神地仰望着蓝天,领略着世间美好。正当出神之际,一个低沉而又略带童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哥哥,行行好吧。”我闻声低下了头,看见一位少年正双手捧着一只碗向我乞讨。他的年龄与我差不多,头发乱蓬蓬的,上面还沾有草屑,看上去黏糊糊的。一双本该有神的眼睛却十分浮肿,像金鱼眼睛似的鼓了出来。他的脸呈现出病态的黄色,上面还浮着一层污垢。身上的衣服不知是从哪翻来的,过于肥大地遮住了他的身子,伸出的双手干枯毛糙,指甲缝里充满着泥污。
看到这,我已没有心思继续打量那位少年,蹙了下眉头后,从裤子袋里掏出几枚硬币后,重重地丢进了那只陶瓷碗,硬币与碗的轰鸣声似乎遮盖住了少年的道谢声。我不耐烦地向他挥了挥手,掸了下衣服上的灰尘,看着少年渐行渐远的背影,比较着我们两人截然不同的生活,不无得意地想道: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吧。
过了一会儿,少年又回到了我的眼前。只不过他这次十分识趣地坐到了我的对面。只见他双腿盘膝席地而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面包,缓缓地撕去包装后开始细细地咀嚼起来。正在这时,一只白鸽飞落到地面啄食地上掉落的面包屑。少年犹豫了一下后,又扳了一截面包放到手中给鸽子递去。鸽子立马扑棱着翅膀飞到少年的手掌中,轻轻地啄食着面包。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用右手去抚摸鸽子洁白的羽毛。鸽子也不害怕,继续啄食着面包。此时,一抹阳光照到少年的身上。陡然间,世界仿佛只存在着那只洁白的鸽子和幸福的少年,这一幕渐渐变得光辉圣洁起来,少年的形象渐渐变得高大起来。突然间,我终于看清了我与少年之间那无言的距离,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
苏格拉底曾说过:“距离不是问题,因为日落之时,我们都在同一片蓝天下。”我想,我们都渺小且无奈,但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一点明亮刺眼的光,这在无言中缩短又拉远了距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