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梅克寒

“天似穷庐,笼盖四野。”抬头望去,那或灰或蓝的苍穹,总是望不到边际。我时常害怕,去打探天与人之间的距离。

天空,真的远而无所至极吗?我不相信,想找出一条通往天际的路。

寻觅着,在旅行途中,我终于发现了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它巍峨地矗立在天地之间,从山脚向上望去,顺着蜿蜒嶙峋的碎石小径,仿佛直通天边。我兴奋地踏上这用“绿树红花”装扮的小径,开始了“问天”的征途。

期初,我沿小径向上跳跃,享受着翠竹的环抱。竹子装饰在小径两旁,从上到下都是密密的青翠欲滴。近处的竹子绿得分明,每上一步便会遇上一株,冷不防给我一个惊喜,它们是乐章中跳动的音符;远处的竹子看得恍惚,却又在时时变化,像是弦乐在流畅的起伏。远、近处竹子合奏出一篇向上的乐章,我虽望不到我与天空的距离,却依然有一种“盲目”的快乐。

再往上行,小径更陡了,我喘着粗气,每行一步,便觉得有一种力量把我向后拉,我动用全身的肌肉,让每一滴血,都流淌得更快,挣得全身发热,流出汗来。在远处密密的竹林间,隐约的光闪过我的眼睛,我喘了一口气:“马上就能见到天了!”

无声的埋头拼了许久,可我只觉得竹林更暗了,四周静谧起来,由远及近传来风吹竹叶的沙沙声,间或有几片细长的竹叶在眼前打着旋儿。汗,早就干了。我停下酸痛的腿——还是望不见天?向后望去,近乎垂直的小径又走了好远。我感到迷茫,逆水行舟的抉择摆在眼前。

一种幽幽的凉气吞没了我,不禁打个寒战。没错,就算是向前挣扎,也不至于让寒气吞噬。每拼一回,我与天的距离也缩短一回。我赶紧收拾心情,迈着疲倦的双腿向天走去。

我突然想到我们与理想的距离,在缩短距离的过程中,必定会经历踌躇抉择的时刻,可若是咬紧牙向前冲,距离会被我们甩在身后。

冲着,拼着,我的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天就在眼前,没有了距离,疲惫感也一扫而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