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沈丹琦

这个国庆假期,跟着爸妈回了乡下外婆家。外婆家的菜园不大,却应有尽有,承载童年的趣事。

儿时,和伙伴们一同在菜园里捉迷藏。几根柳条编一顶小帽,采几朵豌豆花装饰一下,躲进蚕豆棵里。黄瓜花开了,豌豆花开了,丝瓜花开了,这时便成了我们最开心的时候,采几朵花,一朵一朵串起来,串成一个花环,手拉手,唱着歌儿。不过这花儿要偷偷地采,被发现了,又免不了一顿训斥。

拿着铁锹,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去了菜园。泥土的清香混着青草的芳香,洁净的空气充斥着每一个角落。黄蝴蝶,白蝴蝶,粉蝴蝶,打着旋,在阳光下翩翩飞舞。小径两边的马兰花开得小巧玲珑,散发着悠悠的清香。

铁锹一铲,什么有趣的玩意都出来了。瓢虫啦,西瓜虫啦,小蜘蛛啦,蚯蚓啦,应有尽有。西瓜虫一窝一窝的,一见阳光,便向四周逃散开来。拿一根小木棒,一碰那西瓜虫,它便缩成一个球,圆滚滚的。一会儿,便伸出脑袋探探,确定没有危险后,又舒展开来,一溜烟儿逃走了。菜园里的小蜘蛛可与破旧老屋里的蜘蛛不一样。那老屋里的蜘蛛嚣张跋扈,一没有人住,它便占领这片地,宣布这是它的领地。长长的脚在空中张牙舞爪,完全一副“泼妇”形象。菜园里的小蜘蛛可比它可爱多了,肉嘟嘟的。一会儿从这“山”翻到那“山”,玩得不亦乐乎。

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渐渐远离了这最自然的纯真,在我们与自然之间已有一段遥远的距离。快回归吧!莫让自然与我们越来越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