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顾嘉程

抛不完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纵使千千万万的花朵向我展露笑颜,在我心中都不及那朵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又是一年秋天,我随父母回故乡祭奠祖父。过分嘈杂喧闹的仪式使原本沉重的心情变得烦躁起来,我便找个空隙从后院里溜了出来,在田埂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一阵幽香随着秋风朝我扑鼻而来,我猛地抬头,发现脚边生长着一小簇凤仙花,它们小小的脑袋使我不禁回忆起了我的童年……

“外公,驾!”儿时的我骑坐在外公宽阔硬朗的肩膀上,一双小腿快活地在他的胸前晃荡着,两只小手却悄悄地捂住了外公的双眼。外公呵呵一笑,回头对我说道:“坐好了。”便像一匹老马驮着我走在田埂上,虽然农村的田埂坑坑洼洼的,但我坐在外公的背上却丝毫感觉不到颠簸,就像一艘行驶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心中只有无尽的惬意与舒适。

隐隐约约地,我看见田埂旁盛开着一丛丛粉红色的野花,在麦浪中起伏着就像一群翩翩起飞的蝴蝶。我连忙叫外公停下,让他俯下身来,此时我也终于看清了这些花:嫩绿色的叶子呈椭圆形,分明的脉络勾勒出绿叶的轮廓。它们的叶子一律向上微微翘起,边缘还长着一排排整齐的小齿,像木匠工人用的一把把锯子;绿叶丛中,绽放着朵朵粉色的小花,层层叠叠的;花蕊探出淡黄色的脑袋,好奇地张望着四周;花儿三个一簇,五个一堆,竞相绽放,像一个个涂了胭脂的小姑娘的脸庞,含情脉脉,可爱极了。我好奇地问道:“外公,这是什么花呀?”“凤仙花。”外公笑着答道,说罢他摘下一朵花放到我的手心。望着手中娇艳的凤仙花,再看看在落日余晖中的外公的笑脸,天真的我似乎明白了外公才是这世上最美的花朵……

一阵迅疾的秋风把我从回忆中吹了回来,也吹落了脚边的凤仙花的花朵,花瓣儿轻轻地飘入我的手中,我看着手中的花朵,又抬头望着遥远的天际,喃喃道:“外公,在时光里的花朵,只为你盛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