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王钰湫

追溯童年,有幸遇见了这棵树。

那年,我约七八岁,家里后院的那棵枇杷树引起了我的注意。
多年躲在角落里,它都已经成了“歪脖子树”了。苍老的树干,似乎经历了多年风雨,伤痕累累,又细又短的枝干上,勉强长了几片叶子,灰灰的如地上灰灰的尘土,干枯且没有任何绿色生机。
我顿时惊讶了,年幼的我不知如何办,或许让它生长起来,结些枇杷,也能够活下去。
初次遇见的枇杷树,转眼间,被奶奶培养成了一位有活气的“小青年”。不久,在许多肥料的栽培下,这棵树终于孕育出了许许多多、金灿灿的果实,待果实摘完,树上么就也就剩下了墨绿色得罪叶片,但这看似茂盛的景象又被那调皮的我打破了。拉树叶下来玩、无情地撕扯叶片、挂在树上“荡秋千”……
后来,因为家里装修,就把树给移植走了至于移去哪里了,那时的我并不关心,只是看着枇杷树远去。

又七八年过去了,也许这棵树我已经淡忘了。但有幸,在偶然间我又遇见了这棵树。
壮实的枝干,粗长的枝条,巴掌大的树叶,还有肥沃的土地,在旁边小灌木丛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生机、充满活力!听奶奶说那年的枇杷树就是这棵,虽已有些年头了,不能再结果,但依然能够活着,活的更精彩!
我后悔了,那时的顽皮又让它伤痕累累,但这次遇见后,我会好好照料它。吃不到枇杷也无妨,只是生命在延续就好。

遇见,我看到了幼年顽皮的我和现在友爱的我,看到了那年瘦弱的枇杷树和现在年迈的却又壮实的枇杷树。
离别为了下一次遇见;遇见,为了更好的珍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