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顾嘉程

周末在家,忙来忙去,等所有事都干完,已经是6月1日的五点了,母亲喊了一句“吃晚饭了。”

心中激起一阵涟漪,刚刚的成就感荡然无存。

这次回家,跟母亲说了几句话?

仔细回想一下,平均每天二十句不到,且大都是命令性的话语,如果这是所谓的青春封闭性心理,对了对母亲的打击是沉重的。

很久没有仔细看一眼母亲了。

头发黑白半参,背也有点驼了,母亲变老了,但是她对我的爱,却从来没有因岁月而改变过。

从儿时屁颠屁颠跟在母亲后头到现在对其爱理不理,觉得自己好没良心。

好想改变自己,但似乎却没有哪样的勇气。

不一定,必须要改变自己。

每周只能跟母亲聚一次,如果一周一周地周而复始,等自己做了家长后,发出时间都去哪儿的概叹,显得太迟了。

确实,太迟了。

尝试着改变自己,用爱来回报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