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丁悠然

人生是一次粗糙的旅行,无论怎样过,钟摆的频率都始终相同,无非一时六十分,一分六十秒。而我们也这样,在六十与六十之间渐行渐老。幸运的是,在这中间,我遇见了妈妈……

与妈妈的相遇,是一场与童年的相遇。“把遥控机给我!”“坚决不给!哼!”,一听就知道,又是我和妈妈在上演世纪大战。每每到了这时,我俩就会满目狰狞,非斗个你死我活不可。上帝作证,我真的不知道为何妈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而我却突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很快败下了阵来。战争最后以妈妈那狂的笑声和我狼狈的身影结束了。我只好离开“战场”,“无言独上西楼”去了……不过幸运时我还是能赢几次的,这样就轮到我享受了。没错,这就是我的妈妈,一个童心未泯的母亲。
与妈妈的相遇,是一场与思想的相遇。“元芳女儿,此事你怎么看?”一遇到一些重大事件,妈妈总会和我探讨一番,意见不同时,她更是会时不时打断我,询问我这样讲的原因,再和我说说她想法中不同的地方。现在想来,每一次这样的讨论,都是一场智慧的碰撞。没错,这仍然是我的妈妈,一位有思想的学者。
与妈妈的相遇,是一场与民主的相遇。可能因为妈妈教师的缘故,她的家庭理念也很开放。从小到大,我总是很幸福,也很知足,能生活在这样一个民主的家庭。我妈妈没有像曾国藩那样能编成一本书的家书,也不像社会上那些矫情的父母一味的纵容,她会在生活的点滴、实践中去感受人生的真谛。没错,这依旧是我妈妈,一个循循善诱的母亲。
我很感恩,能遇见我的妈妈;我也很坚信,能回报这份感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