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纽扣—卢欣昀

今天的夜有些冷,这让我回想起几年前那个起风的傍晚。

风把人几乎吹成了野草。街上的美女都不再摇曳生姿,高跟鞋叩打街面的声音细碎而凌乱。

下班的人们,一个个仓促地与风竞走,都想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家里,把风关在门外。

前面的自行车后座上,坐着个大约四五岁的女孩。

我之所以注意到她,是因为她的姿式很古怪——她的双手幅度过大的伸到妈妈身前,以至于她的脸涨的红红的,像只小章鱼似的攀在骑车人的背上。

我猛蹬两下,自行车超过前面的母女,才看明白小姑娘的舌心。那位骑车的母亲的衣服少了个扣子,这在平常不算什么,但在这起风的傍晚,风吹开了她本就淡薄的衣裳,冷风灌进了衣里,这几乎让这位母亲变成一片瑟瑟发抖的树叶。

小姑娘伸长了手,帮母亲拉住衣服,以手为扣,小脸冻得通红,风还在吹着,女孩的头发乱了,但我似看到那乱里有一种无形的美,一种名叫“爱”的美。

“女儿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又有多少母亲因这样懂事的女儿而从一位弱者变为女强人,有这样的女儿,亦是让人欣喜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