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吟挽歌,深缅英魂》——徐睿

站在高高的灯塔上,遥遥望向那个火红的年代,战争与鲜血的互诉衷肠,乍如火花一现般壮烈地孤注一掷,可现在细细念来,却是道尽了英魂。

岁月的无情冲刷,让往昔的一切早已成为记忆中那纯美的史歌,淹没在滚滚波涛之中,成为行走着地男女心中最神圣的领土。当我临江心咏之时,却于霎时,似乎黯淡一切,唯有那穿越时空的枪火声、冲锋声以及欢呼声能够见证那个伤痛却也同样辉煌的时代。

正当江水迷醉之际,那是一曲澎湃心神的《大刀进行曲》,唤起了那伊始之时的上海,曾经的稚嫩,诉说着新生与无畏,叫人心神已往。江上有桥,桥木破败,于静默之中垂挂着的一板一绳之中,诉唱着英魂们地豪情与勇猛,他们勇敢,他们伟岸,他们以自己平凡的身躯死死守护了我们所有的华夏儿女。穿越流年的鸿沟,我仿若看到了那于枪林弹雨之中的镇静面庞,上有坚毅,有绝不轻言放弃的坚持,亦有着对敌方的愤慨对家人的不舍……可,却独缺了恐惧。多么伟岸的背影啊!纵使低低伏在粗绳之上,也绝不能掩去他们的光芒万丈。此时此刻,纵使江水突变又如何?纵然流汗流泪又如何?我只知道,那里的他们宁肯流血流汗也绝不流泪,只因为他们肩上红色的勋章所带着的责。于愣怔之中,忽地风起,江水打出一个巨大的浪花,那股狠劲,几乎击打出反击的钟鼓,仿若道尽了伤痛的曾经,而后的定是成长后的成竹于胸。那浪以锐不可当之势狠狠打击了礁石,于第一声枪火的轰鸣之中昭告了所有残酷的敌方——我们,不曾畏怯!我们,绝不言弃!枪声如烈火般炙热,在冷寂的天空中打响,几乎于一瞬之间,响彻人心,拖着鲜红色的烈焰尾羽,向他们发出无数歇斯底里的反抗之呐喊,却不曾彷徨。终于,在1937年9月,八路军取得平型关大捷,这是中国抗战以来第一次大捷!泪水充盈在汹涌的心头,汗水垂挂在劳倦的鬓头,还有那血水弥漫着的战场,多么辉煌!那是多么伟岸的身影啊!无畏的红军们,将是史诗般壮丽的歌曲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灿烂如火。

激昂的岁月已经逝去,往事却依旧在耳。我站在质朴的黄土地上,聆听着遥远岁月之中传来的荡气回肠,望着高耸的延安“灯塔”卓然而立,我以一颗虔诚之心深切缅怀灯塔之后的所有沉痛,追悼那时候逝去的英魂。我深深感谢那些个年头中与我们休戚与共的红色战士,只想道一句深沉之谢。

成长着,发展着,胜利着。烟火在于昙花凋零之刹,闪放出无与伦比光芒——我们,胜利了。

我愿在古老的长城前深埋自己的不羁,我愿在神圣的古庙前救赎自己的不堪,我却更愿在源远流长的泗水河畔,以一颗虔诚之心,聆听着似火似水的挽歌,静静地感受先辈们的英魂犹在。

岁月流去了,多少鲜活走了,又有多少鲜活来了,平平淡淡之中的又是哪番绝美音律?我站在早已光耀九州的“高塔”延安之前,只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只觉得自己若是能永远像此番拥有机会向那些高大伟岸的先辈们吟唱赞颂之歌,却也是无论如何也好了。

江河终归静然,心却澎湃江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