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每次午后一段闲舒的时光总是很难打发。而对我而言捧着书本踱步在区后的小园里是最好的选择。亭中的光景依旧,早已成了我的一景。突然间,我瞅见亭子旁凭地立了一尊“雕像”,正闲无聊,便满怀好奇迎了上去。

  照面相看,才得知是个活物!却是个令人肃然起敬的老人,这是我的第一印象。他头上顶着的是不知名和时代的皮革,双眼自让人觉得浑浊却又是携带星点光辉。再瞧他略显壮硕的身子上,衣服紧密贴着,在我看来更如同即将要化在身上一般。最后,我小心翼翼打量了他一番,终于不好意思地坐定一旁。我自顾自捧起书本。

  未久,我仍然没有理睬他,只觉得他怪得非常,他却来与我搭话。我见他步履艰难,终还是不忍心,就移过去与他对坐。“你……你们学校现在教历史了吧。”他随口来了一句。我一愣,只是想笑,他漏风的嘴再操上一口古怪的口音,甚为怪异。我又想笑他的寡闻,什么年代了,哪所中学不学历史?碍于闷得慌,我格外耐心与他攀谈起来。我的连珠妙语与他深厚的阅历,相配倒也融洽。

 他渐渐好像入了境,突然站了起来,讲的滔滔不绝,贯彻上下千年的历史要义被他讲的淋漓尽致。我亦渐渐感觉到他身上的潜溢而出的光辉,心生敬佩。我听的热血沸腾,为国家感到深深骄傲。泱泱华夏五千年,而今谈笑数言间,无不畅快。他眯着眼,笑得如同一个二三十岁壮志踌躇的青年,双手仿佛不再受肢体的限制,尽力比划着,激情澎湃!他真如同年轻了三十几岁,而我又如同长大了十几岁,仿佛我们越过了年龄的隔阂而成为跃马弯弓,并肩作战一时的战友了。他的眼,虽然还是那么老态,但却闪烁出常人无法比拟的智慧的光辉,明明还带着笑意呢!他虽然已经脱离了时代,但他又明明是这个时代的先知!

是的,他年轻,他永远年轻。也许这次遇见只是偶然,但是他留下来的精神光辉却是永恒,而那光辉更应该被这个时代所遇见!亭子中的光景仍是依旧,但是已经确确实实成了我的一景,永久不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