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话说 顾嘉程

抛不完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展不开的眉头,只因,还有一些话语要诉说。

那是一个普通的下午,我与往常一样上了一辆公交车,坐在了倚在窗边的座位上,看着窗外飞翔的小鸟,享受这片刻的宁静。突然,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无情地打破了这番意境。我循声望去,看见一位约摸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从裤兜里掏出一只老式小灵通来,他重重地按下收听键,便操着一口难懂的外省方言与人通话。在他通话时,我仔细地打量着他:凸颧骨,厚嘴唇,一张脸被晒得黑黝黝的,与他那凸出并沾有黄清的牙齿倒也显得和谐。一件沾满泥浆的冲锋衣看似臃肿地包裹着他瘦小的身躯,一双凉拖被磨掉了鞋跟褪了色,趿拉在那双长有脚癣的脚上。他身边的三大包东西杂乱地摆在过道上,每次刹车都摇摇晃晃地几乎要倒下,似乎在无声地向主人抗议。打量完了这些,我慵懒地回过了头,他也在不久后挂了电话。

车子在平静中开过了几站,无人上下车,一车人也相对无言。

又过了几站,那位男子准备下车了。他把三包东西扶正,便左手拎着其中一大包东西,右手提着一个电风扇,早早地来到车门旁等候下车。车离车站越来越近,他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严峻紧张起来,好像一位即将出征的士兵。

车子终于到站了。车门打开的一刹那,他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对司机喊了一句:“等一会儿!”后,便纵身跳下了车,快速地跑到站台上,把手中的物品放下,又飞奔到车上来,取下一趟东西。这时,车上仿佛炸开了锅,后厢的乘客对那男子嚷道:“不会快点呀,浪费别人时间。”“带这么多东西上公交车还不如打的算了!”……一阵阵指责声如箭雨般射向男子,男子只是冲他们嘿嘿直笑表示抱歉,手上动作速度不由得加快,额角流下了细密的汗珠。就在他收拾妥当后,准备迈开步子进行第二次冲锋时,他的大脚重重地踩在了我的脚上,我夸张地惨叫了一声,冲他嚷道:“看着点呀!”他向我讪讪一笑,便又跳下了车。等他放下东西,奔到车前想又一次上车时,司机迅速按下了关门键,猛踩油门向前开去。一刹那,错愕、震惊凝固在他脸上,看着他无力地跟着车向前跑了一段路后徒劳地敲打着门,我很想对司机喊道:“停车!”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嗓子眼,说不出话来,努力了好一阵儿却仍旧吐不出来。那还想说的话渐渐地被车子的马达轰鸣声吞没,被乘客幸灾乐祸的笑声吞没……

每当想起那张凝结着错愕、震惊的脸,我就没有勇气继续去回忆。一声“停车”是我想对司机说的话,一声“对不起”是我想对那男子说的话,对这个世界,我还有话说……

这些话终究没有说出来,它们是需要被救赎的,但同时也催我不断前进,去感悟生活和生命的真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