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徐秋雨

听说时光是支散步千年的笔,

从开始到结局,最后只留下泛黄的记忆。

听说从唐风宋韵到明清烟雨,从春花到秋月,

我们只是在不同的故事中,演绎着相同的主题。

年华抛闪下的只是似水流年,

在那回忆的故事中我们只是过客,淡淡而来,默默而往。

暗夜开放的幽兰明净,淡雅

静水深潭中的卵石毫发无伤。

总是在寻找着似曾谋面的美好,

却从未察觉,那也只是韶光一现的感伤。

或许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一个词,

叫怀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