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不能没有你——单雨昕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虽然以我的年纪还不需要去闯荡社会,但对于我来说朋友的确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之一。朋友在我的心里是与亲人画上了等号的词汇。
“你把这个念念看。”下课后他兴致勃勃的举着一张纸递给我,我看了看上面的文字虽没看出什么不对,但就是没来由的觉得这句话绝对有整人的成分,于是死活不读,他忽然从我手中抽走了纸条,向后靠在阳台的墙上看着操场的,嘴里嘀咕着:“念一下会怎样啊真是的…”
“喂…怎么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挥手挡掉,面无表情的转过来一字一句的对我说,“没人说过你这人很无聊吗?”他说完又转过头不理我。
我没说话就走回教室,看她这个样子估计是又要冷战了,我没辙。这种莫名其妙的冷战在我们之间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每一次我都等着他来主动找我。这种行为或许会被认为是某种“世界就该围着我转”的王子病。但事实却是,我害怕,我害怕看见昔日好友不带任何表情的脸,我害怕在我说出道歉的话之后被拒绝。
所以我只能一直等着。等着他像往常一样敲敲我的桌子,然后说“陪我去买瓶水吧。”
但这次不一样了,我没想到他居然整个下午都没来找我。
学校的操场不算宽阔,此刻我却觉得两个跑道的宽度那么遥远,好像一辈子也追不上,腿也像是有千斤重,似乎连挪动那么一步都很困难。我不想失去唯一的朋友。有这么一个念头在支撑着我,我擦了擦干涩的眼睛,像是掩饰尴尬一样咳嗽了两声,快步走了上去,与他并排。
“喂…”叫出一声后我清了清干涩的嗓子,“冷战…能结束吗?虽然似乎并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错,这种道歉或许没意义,但是…”我顿了顿“…对不起。”
他偏头看着我,突然就绽开了笑,夕阳下她整个人都被染上了暖黄色的光,“别人寄给我的东西应该要到了,跟我一起去门房看看呗。”,还是一如既往的愉快声线。
我也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对于我来说朋友的确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之一。朋友在我的心里是与亲人画上了等号的词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