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没有放弃 单弘毅

 

定向运动这个名字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陌生,对于一年前的我来说也是一样。一年前的我,只知道定向运动是按照地图来找一些特定的点标,只知道这是南营的一项活动。于是,对于定向运动认识的开始就在这短短几天中。

       第一天的运动是举行在上海世纪公园中,公园不大,围湖而建,公园中并没有高大的建筑物或是树,可以说是视野极为开阔。但对于初识定向的我仍是一个挑战。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会了指北针的使用指南。接着就开始了比赛,作为我的第一次定向运动,在兴奋的同时又不免有些紧张。拿着地图像拿着圣物一样,但也同时飞快地操作着指北针,箭头对着地图上的箭头,再转动身体使指针对准地图上的方向北,那么箭头所指的方向就是要去的方向。默念着口决,很快就确定了方向。接着我就像虔诚的僧侣朝圣一般地向点标的方向跑去。但事实是残酷的作为第一次定向运动,虽然勉强跑完了全程,但也有几个点漏打。

       但最令我难忘的还是那次百米定向赛。那次百米定向赛是在上海科技大学足球场中举行的,设备用的都是最先进的自动打卡器,听老师说这整一套设备要十几万,而唯一的好处就是使打卡快一点,统计更方便。面对这样一个高科技,心中又是好奇又是兴奋。很快百米定向开始了。虽然叫做百米定向但总路程大概有一千多米,地图和地形都很简单,但在这场比赛之中时间是最宝贵的,相差几秒钟就可能就是好几个名次,我拼尽全力但跑完全程也近花了四分半。跑完之后我才发现百米定向也不容易,而且我在长跑上占优势,但是我仍抓紧时间背地图,这样可以节约一大笔读图时间,果然第二次我跑出了324的好成绩。第三次我也用同样的方法,但跑过两次后体力明显不支,跑着跑着就像扭起了“迪斯科”重心不稳,差点摔倒,但我咬紧牙关,不再去想双脚的酸痛只把自己当成一台只会奔跑的机器,可大脑仍大断发出让我停下休息的信号,就这样一直跑着,我觉得双腿的酸痛似乎消失,于是我以一种永不减速冲向了终点。仍而,当我到终点时,双脚的酸痛又涌了上来,我差点瘫倒在地上,此时我双想起了老师第一天对我们说的话:“定向运动可以培养人的意志、锻练抗挫折能力。这是其他运动所达不到的”

       定向运动已是我的爱好,坚强已是我的权力,在定向的锻练下,无论伤得多痛,无论前路多么艰难,我都会从容地走过去.

 

《这一次我没有放弃 单弘毅》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