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陆晨炅

时值九月,夏季好像尚未消退浓彩,但其实秋天已经来到,只是我们还未发现它的到来。

总以为秋季还未到来,我在自己虚幻的夏季梦中徘徊,我想,我是爱着夏季,爱他炙热的气息和艳丽的色彩,在缤纷的世界中感受大地因炙烤而散发的柏油气息,在浓重的阳光下仿若一条偃行的鱼,

夏季的雨来的狂暴而猛烈,中途常夹杂着风驰电掣班的雷鸣,在这大自然的威压下,我竟然想到了痛苦,我痛苦吗?或许我曾经是痛苦的,现在我站在他的面前,像个从容的说教者,可我只要遁着痛苦这条线向上追逆,我就会看待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我,那个我在各种迷茫和现实中挣扎,对即将到来的未来作者疯狂的臆想和规划,而当清晨醒来,面对刺目的阳光和阳光下白晃晃的世界却又茫然无措

我突然觉得是秋来了,我所钟爱的夏早已提及脚步像我做最终的告别。

时光在某个瞬间悄悄延伸下来,秋来了

秋终于还是来了,我看到苍松古柏的影子开始变墨,更甚有梧叶开始变黄,我执着的相信那是我的夏所为他镀上的一层金边,却忍不住在秋风的抗议中打了一个寒战,我如同一只被循转敲击的木鱼守着来时的路口苦苦张望……

岁月终于在雪白雪白的足阶上留下了痕迹,在过去的过去,或者说过去的某段记忆是清的天,绿得水,我在自己所搭建的洞穴中苟延残喘,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在夜深人静时亲吻受伤的伤口,轻盈的泪水埋葬了我的沉沦……

原来青春早已成了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梦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