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陆晨炅

一场雨来的很突然,没有丝毫准备,我就站在原地,感受来自雨点的悲伤。

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细细的体味过了,那半夏覆盖的幽凉,透过黯淡的双眸显现出来。遗忘在路边寂寞,倔强的立在雨水里,似乎也在聆听着我那被浸湿的心情。望着残花自由的落着眼泪,缺氧的回忆若隐若现的绽放,那些锥心的故事还在空气里游荡。

一道道雨丝沿着屋檐静静的掉入凡尘,泛起阵阵心碎的涟漪,那被风切割下雨音,滴碎的细腻,怀抱着我心跳的节奏,余音萦绕。玄青的屋瓦弹奏着没有旋律的雨谱,谁能揭开这个冰冷的节奏,此时天空似乎也失去了色彩。

路面上的雨水轻轻的舞动,似乎在安静烘托着细雨的瘦削,低头一看,早已是鞋湿衣冷。残风闻寒,周身的冰冷将血液里的悲伤唤醒,突然讨厌起了这个盛夏的赤裸,暴露了太多的心酸往事。我紧裹着单薄的衣服,抬头仰望着被潮湿的天空,就这样傻傻的伫立于雨中。

经过一场微雨的灌胶,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开始有了厚色的外套,而树木却依然是一片绿色,好像又一个秋天已经割破了束缚的缰绳。我却浑然不知自己的生命被缩短在每一个季节里。

雨一直下着,形形色色的人走来走去,偌大的道路上只有我孤身一人,想着不为人知的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