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柱后的宝藏》——徐睿

 

悠扬的琴声几经波折,米色墙纸摩挲出星星点点的火花之后,入了耳,绝响。伸手,触及,却猛然间只余墙柱的夯实触感,此外,竞别无他物。尽管那乐音前几秒还在柱子后飘荡浮游。可,确实此刻那里,什么都没有,一切似梦。

于恍惚间,我竞生出了同梦中寻找忆想中的美妙。所以,一切都符合轨道的发生了。我坐在黑色的皮质椅上,手环膝,只着袜子缩在椅子上,头仰靠背,轻阖双眼——静聆。起始,只闻细碎声响,可随自己愈感轻然,那乐音便愈加悠扬,愈加婉转美妙。转瞬之间,零星的日光流窜,拖着长长的尾羽,在透然中留下美妙的音轨,沿道而行,我的心中唱起交响乐曲。空气为指挥家,充当着一切的背景,阳为提琴手,在与吾心的几转相交之中,擦出绝丽的光芒,那光芒唱出的每一个音符,谈不上悦耳,却能给人一种好奇感,让人忍不住向前探索。高吊你的情思意趣,就待着路尽的惊喜感惑。

拖长的尾音如同长毛信笔,碍于纸的诱惑,不得不沿轨行,可是却因贪玩而让尾羽骚乱人的心扉。我从心底生出了几多好奇,忍不住由梦惊醒,穿上鞋,小心挪动到柱子后面——却发现除了窗外的汽笛声以外,一片寂静,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哪有什么美好的琴手,精妙的琴音?心间的千丝万缕于顷刻之间坠地,虽稳但却空荡心伤。那感觉像极了发现了绿洲的沙漠旅人,拽着骆驼的牵绳前往,却发现那绿洲不过臆像罢了。没那么绝望,不过也差不了多少。

悻悻退回柱子后,重坐皮椅上,阖上双眼,耳边又荡起了悠长的音律。只是,远一些,我心却有了些不同,不再高悬顶上趋身前往,而是有一种就如此宁心卧听之念。。。。。

其实,在这间屋子里,在我所在的地方,柱子恰好在窗前,我恰好看不到多少灿烂的光圈,可也正是如此,我心间便也对那神秘之音有了些许臆断,为何又不把它当成是午后最灿烂的光辉的盛情邀请?而我,却又如何不能成为矜持的叶絮,无风无尘便静卧阳光下,独享安泰之余又享了臆想之乐?

事实上,现在的人也确实太急功近利了些,常常只见着那物的一点点美好便迫切想要得到,却并未想到芳香之后的悠长绵远才是最好的宝藏。折掉柱子,绕过柱子后的一探究竟也并非那么必要,更何况有些绝美只存于臆断。故,更愿做个柱后人,于原地原处,自私停留,优哉游哉,尽享美好的留唇。

忽地抬头,偷溜的阳光入了眼,一嗅,一阖,一闻,鼻中心底耳间流荡的都是梦中的纯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