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边有黑色宇宙-杨雪晴

提起笔来,却不知写什么。往日的激情火花稍纵即逝。

我的心绪无法平静下来。

写什么?!

头垂在胳膊上,头发散着。身边是什么?有刚翻开来的历史书,语文书、辅导书……以前想写的东西怎么写不出来呢?

心在燃烧,用火的速度将不安传达到身心的各个角落。它在颤抖,带着身子一起颤抖,膝也在抖,手还在晃。窗外不时传来几声狗叫,温暖的午后日光洒在住宅楼上,像慈母的怀抱,宽容地拥住了我的视野,但它还没找到我这儿来。我正伸出手去够,轻微地跳跳,阳光,把我笼住吧,我的房里似乎缺了点什么。但我面前加了一个不好移动的纱窗,薄薄的,故意给我看见希望,然后毫不费力的利用反力,动了一根手指头就将我推入深渊。我跌得好惨。

坠落的过程中,我巡视着房里的摆设,灰蒙蒙的。因为转着圈,没掉几米就换一个景物,就像是离着上面的崖口。北面的窗口越来越远。转到柜子那儿,已经达到谷底了,本想尽情厚脸皮地享受着坠落的痛苦,但痛苦也停了,无好无坏。晚上又能见到同学们了,不怕,继续“醉生梦死”吧。

我愿意。

(不好意思梅老师,又不是佳作,那些题材想写又不想写,也想听听,梅老师听到我想要跟你说的话之后幼稚地回答:“哦?真的吗?太好了!”

人是需要发“疯”的。给我一个所谓的“幼稚”。)

点评:每天写是“疯”态了!呵:喜欢!

     喜欢看游鱼。阳光照进,晒在水里,它在日光里,恍如隔世的安静与肃然,它孤独吗?它是孤独的,所以,以游来游去的方式散发着寂寞。

正如你,你的文字,也散发着寂寞之光。

这,恰是我喜欢的。

      我愿意,享受寂寞!

作者说明:此文作于2013-12月中旬,与编辑时间相差1年。此文作时作者也属杨雪晴小组。

《太阳边有黑色宇宙-杨雪晴》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