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那沉默的声音–赵烨柯

夏夜,凉风习习,从窗口阵阵飘进屋内,轻抚着夏夜我烦躁的心,我瘫软在沙发上,即使如此安逸,还难以压制内心的烦躁。伴着凉风,睡意渐渐涌上心头。轻阂眼睛,便要睡去。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叫我醒来,“噼里啪啦”一阵响,随之是一年迈老妇的叫唤声:“哎呦”这声音很低,可我还是听见了。这下我跑到了窗口,趴在窗沿上向下看。
漆黑的夜,只朦朦胧胧可看见对面楼房的轮廓。幽幽灯光在马路上形成一个淡淡的光圈,老妇人在光里,扶着佝偻着的腰。依稀可见墨绿色的垃圾桶倒在地上,垃圾散落遍地。妇人揉了下腰,又低下身去。夜很静,我甚至没有看到月亮。只那几盏路灯,沉默伫立。
人们常说现今人们的情淡了。
夜里很少有人走过,有人也是视而不见,低头看着匆匆走过。老妇人似很是痛苦,动作异常的慢,时不时还扶腰,然后一辆车驶了过来,慢行。老妇人有些无奈又有些欣喜。期盼的走过去,还未走近,那车直接左拐。老妇人动作经历一下,又很快走回去。我俯视着,仿佛看见老妇人的脸由欣喜转为尴尬,失望的瞬间。心尖凉了凉,趴在窗口的腿有些麻了。我又看了看妇人,心里想着,要不我下去?于是我便走到门口,有顿住,我真的要走吗,大半夜的,黑漆漆的安全吗?我退回去,在窗口看了看了妇人,心里犹豫着,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出来究竟去或不去,又有些焦虑,再向窗外看,那还有老妇人影子, 黑夜下只剩灯光幽幽地照着。
最后,我什么也不能为老妇人做,到是那沉默的灯光照亮了老妇人的路,我仿佛听到了灯光的嘲笑:胆小鬼,没勇气,没骨气。
夜凉凉,路漫漫,我忽然想到了路过的青年和车主心中是否也有过一丝犹豫呢?回答我的是无声的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