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遇见–赵烨柯

梦里,我回到了过去,回到最淳朴,甜美的家乡。是一个甜蜜的梦。如蜜一般,沉浸在其中。畅游,畅想,不愿醒来。
梦醒,已是晌午,拿一软垫,垫于膝下,伏在窗口思梦。楼下是车水马龙,往来行人不断,商铺绵延,我在楼上能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在这些人身上具我仿佛看到了乡儿里的孩童。在一条凹凸不平的水泥路上,赤脚的孩童在路面上欢快地跑着。“编,编,编花篮……”稚嫩的童声飘荡,乡儿里的一幕幕涌上心头,捏捏坐麻了的脚。勾一双蓝布鞋,在楼下买两个包子,边吃边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看到了满嘴胡渣的凶爷爷,瞪着眼,望着我。
“来,叫声爷爷。”
“……爷爷。”
“大点声!”
“听不见!”
“爷爷!”我铆足了劲。
他这才松了口气,“来,爷爷带你溜一圈。”胡渣爷爷这才看起来和气些。
想着胡渣爷爷,又想到一个怪叔叔。整日在村头乱窜,手里拿着药罐子。我看见他就冲上去叫“叔叔”他和蔼的笑笑。拧开药罐子,递到我面前。我毫不客气地将手伸进去,摸出一颗冰糖。甜甜的放在嘴里,又跑开了。
我突然迫切的想回去看看,看看我的乡和乡儿里的人。
几日,回到家,想奶奶问起。我却大吃一惊,胡渣爷爷的了食道癌,不久前去世。怪叔叔则卧病在床。几年,乡儿里早已物是人非。不免有些伤悲。
每每可以遇见的,这这一次没有遇见,过去,只能留与我无限缅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