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里的新鲜事—梅克寒

中秋佳节,阖家团圆,花前月下,对于一个可谓“庞大”的家而言,真是欢乐至极,幸福总是洋溢在每个角落。

在外婆家中,一个家族的兴旺一眼便可看出,祖孙同堂,其乐融融。谈笑间,只听外面车轮作响,外公仰起头,他本就红润的脸上又立刻增色不少,“稀客来喽”他的喜悦溢于言表,随即出门迎接,我也尾随而去,很想见见这个“稀客”。

门外,一位中年男子已经出了车门,看着他生疏的脸,心中立马少了就几分亲热,放缓脚步,缩回外公身后。“快!叫表外公!”外公大手一挥,将我推上那位年龄与爸爸相仿的男人面前,心里一阵惊慌、一阵惊讶。虽然打心底觉得不可能,但还是“认”了这与外公同辈的人。

正细细琢磨着这层血缘关系,车中又探出一个小脸来,他慢慢站起来,眼睛一眨不眨,透着笃定的神情,细胳膊细腿,小嘴微微嘟着,一脸的稚气,他生涩地四处望着,样子很拘束。

“来,叫表舅!”外公怜爱地望望他,又回头对我说。“舅舅!”这个小孩子竟然是我的舅舅!我只觉得眼睛一花,腿立马软了下去,我急忙扶住墙根,用手提住眼镜,免得它掉下来。我低着头望着他,他也看着我,陌生的眼神中竟透着一丝光芒——她是在期待认识我这个晚辈吗?我可不愿“屈”于这个穿童装的家伙!我的手不自觉地搓着衣角,又想:是长辈就应该尊重,我会不会太失礼了?左右为难的我竟显得局促起来,紧皱眉川,龇着牙,后背仿佛“发烧”了,直烫得我浑身不自在,连双脚也仿佛忘了搁哪,原地踱起步来当时的我就像身处一片仙人掌地之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这尴尬的气氛咋我俩之间弥漫着,他仿佛也如坐针毡,眼睛不停眨着,急促的呼吸使他的脸庞泛起红晕,又蔓延到了脖子。我瞧着远处的阴云,张了张嘴,可除了微弱的呼吸声什么也没有,感觉身边又是一片寂静。

“吃饭喽!”外公再一次的呼唤将我拉回热闹的世界,我长舒一口气,觉得凝固的时间又开始了,好不轻松。面对一大桌的饭菜,“舅舅”孩子的本质一览无遗,蹦蹦跳跳地“试吃”着每一道佳肴。饭桌上,上十口人未做一张大桌,“舅舅”立刻被喜庆的气氛感染,竟手舞足蹈,又唱又跳。望着他与父母平起平坐,我心里依然不是滋味,“我要和哥哥一起坐!”“舅舅”说着便端起饭碗,挤到我身边,望着他笑眯眯的眼神,又看看大家那咧开的嘴角,心里微微一愣,刚才的尴尬烟消云散,随即迎着大家的笑声乐了起来,对着这欢乐的大家庭,觉得有这么多亲戚真好!

这时,外面下起了雨,那明媚的月亮开不见了,但我还有更加美好的家庭,还可以与“舅舅”一样,以孩子的目光融入家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