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家乡的年——孙常林

小的时候喜欢家乡,那里有大城市吃不到的垃圾食品,那里有这里拿不到的压岁钱,那里有这里呼吸不到的新鲜空气,那里有这里欣赏不到的乡村美景,那里有这里交不到的单纯朋友,那里有这里赶不到的集市,那里有这里看不到的和蔼奶奶……
在家乡,家家户户都有稻草堆,偶尔会看到草鸡蹲在草堆里。年幼的我悄悄的赶走了鸡,扒起了草,终于一个能塞得下我的洞扒好了。我窝在里面,心中是满满的成就感,也许稻草可以保温,我觉得里面异常的暖和,舒服极了。等到外婆发现,问到家里的小孩子时,我受不住良心的拷问,不能撒谎,承认了我的行为。外婆像开玩笑一样的骂我,我只要附和着傻笑就好了,外婆会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草塞回去的。
年前,我们就耐不住性子点起了鞭炮,我跟着小两岁的弟弟一起玩(我没有哥哥是平生最大的遗憾..)我没他会玩,我们会把好几根小鞭炮里的火药倒到一起,点火,眼前一亮,像美丽的花火,伴随沉闷悦耳的一声“轰”。我们还点一款叫深水炸弹的鞭炮,外观做的像一个炸弹,“威力无穷”。点火,丢到水里,“啪”,终了。水里太无趣了,既然它有塑料外壳,干脆埋土里好了,看能炸出多大的洞。随便捡根棒,随便挖个洞,放进去,埋上,点火,跑开,捂耳朵,“啪”,跑过去。我和弟弟都“哇”了出来冬天本就干燥坚硬的土地被炸出了一个大圆坑,而且超级光滑,弟弟摸摸那光滑的“洞壁”,我们都笑了。
除夕夜,合家团聚,爷爷奶奶挨个发着红包,除夕的鞭炮好像还没年前的好玩,只有些举着“冲天棒”,看天上远的近的烟花,“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天上的“雾”浓了。熬得过夜的在电视前守着倒计时,熬不过的干脆洗洗睡下了。
家乡的年总是有这里没有的,所以总是在等待那令我欢喜的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