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乐观—梅克寒

还记得初一时被评为“最乐观”的我,喜欢大声的笑,在同学之中讲笑话。可是“风趣”就真的代表乐观?有一颗像天湛蓝的心?说实话,我对“乐观”一词还是没有确切的定义。

一则新闻触碰了我的问题:四川以为断臂考生用脚趾考上大学。当记者采访他时,他说:“在我心中,没有‘残疾人’这个词。”的确,他可以用脚做任何事情,甚至比正常人出色。乐观,是在天降不幸时,依然可以直立人群的一种傲气;不想自己的缺憾,唯有哪怕一点点的阳光,也能驱散阴霾。

这回到家乡,正赶上给稻子施肥的时节。广袤的田野,刚刚开始长高的水稻绿油油的一片,恰似嗷嗷待哺的婴儿,急需养分。然而,夏季的暴雨与疾风总是来的不是时候,农人们总要抓紧时间撒肥料。路上,正遇上一位老农。他脱下上衣,露出那与土地颜色相近的皮肤,小心翼翼踩在水稻之间,均匀地抛洒这颗粒状的肥料。突然,天空中的云迅速运动起来,风变大了,肥料能飘得极远。“嘿,不要施肥了!肥料都吹跑了!”远处的人喊道。可老农人却面不改色,只是脚落地更加轻柔,他不顾风的强弱,甚至逆风撒了起来,好让肥料吹得更远,直至远处别家的田地。这种处世态度,叫我捉摸不透。

可这时,老农却露出淡淡的笑,“这肥呀,就当为大家的稻子撒了!”我跟着他笑了。不过一会儿,风停了,几朵柔软的云把天空擦拭的一尘不染,明媚的阳光洒在水稻上。

面对多变的天气或命运,“乐观”便有了些“侠气”。

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束阳光射下,哪怕一点点的阳光,也能驱散阴霾。

《我眼中的乐观—梅克寒》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