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夜——宣舟

平常的一夜,黑暗蔓延在各个角落,却总是无法熄灭这无穷无尽的光明。夜色中,一户户人家灯火相见,即使依然是广阔的黑野,望不到边际的田间小路,只有微微目光洒在地面上。除此之外,只有院内的灯火了。

正在这平和的房间里,灯火通明,其乐融融,不是喧闹与纷杂。突然间,在指尖划过黑暗的气息,迅速湮灭了所有地上的火光,慢慢陷入黑暗的泥沼之中。一家人的欢聚变成了黑暗的,互相张望,摸寻着光明的尴尬。迅速的,爷爷摸索着走出了房门,姨妈拿出手电紧跟着。随后这偌大的庭院忽然多了一朵陈旧却朴实温馨的光,爷爷端来一盏蜡烛放在饭桌上,可即便如此,小孩们仍少不了吵闹,空调关了,电视关了。只有一家人在一间房内大眼瞪小眼,冥冥之中多了份尴尬。但也很快就消除了,姨妈,爷爷,奶奶唠起了家常,小表妹也打开了话匣子,使着劲儿的谈天,附和搭话,嬉笑。我嬉笑着陪着小表妹一唱一和,讲了笑话,倒增添了不少快乐。

饭也吃完了。屋里闷呀,便出来端把小椅儿坐在院中。留下屋中的烛光,放眼四周,一片黑寂,除了前个组的家家户户留着一点儿光,远远的也同这星光差不了多少了。夜空中,飞机,星星闪烁着光芒,满天都是星星,平常看不见的小星星也都冒出来,还有便是皎洁的月光,洒在庭院的地上,倒真有些光亮。爷爷奶奶站起来在院中踱来踱去,小表妹也跟在后面耍。不时到门口问着路人,打听打听电什么时候通,碰着友人,熟悉爷爷的,在他这儿治过病的人互相寒暄几句,邻居也都出来托同组的人问问,我和姨妈也出来见见。爷爷奶奶带着小表妹到东边的人家看看,我和姨在院中坐着,时不时谈谈心,时不时看星星。我倒真的不是特别沮丧,反而特别欢喜这美妙的夜空。再到门口看看,爷爷奶奶也就回来了,小表妹奔在第一位,开心迫切的将所见所闻一股脑儿告诉了我们。当我们在院中踱步时,夜空最美的已经给了我们。

就在小表妹和我倒计时,突然一声“叮”,光亮稍稍掀起,最终大放光明,庭院又变得更亮了,但高兴的同时,却有一丝遗憾,为的是夜 ,只有那个时候,最真,最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