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那沉默的声音——陈晨

我仿佛听到一阵梦吟般戏弄的音律飘进我的心,遮住我的眼。它从炽热的烦闷中脱俗,从滚烫中破壳而出,化作一抹深沉,用冷冷的极其嗔怪的声音在我耳畔低语。我想抬起头将你寻找,却又寻不得如此曼妙的声线。只有夕阳静静的铺洒在触手可及的遥远天际。

那“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场景,被李商隐写为淡淡的无奈;那“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气势,被王维写得宏阔雄伟;那“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美景,被白居易写出独特的柔和;那“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情感,被马致远写出无限思乡之情。

每天被一些重要不重要的事弄得烦躁不已,难得可以欣赏如此美景。你从天际渲染开来,各种颜色融合得完美无缺,怕是最顶尖的画家也调不出如此自然的颜色吧。

你总有说不尽的妩媚,道不尽的风采。我又听见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从我的内心逶迤而出,由远及近,却又抓不住。我问弟弟有没有听见一种美妙的声音,但是他莫名其妙的说没有声音。哦,我懂了,这是夕阳送给我的声音。你听到这沉默的声音了吗?

那,下一次,我又能听见什么样的声音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