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胡炀炀

每一次回去,总发现我的城市在衰老。

我的小区逐渐老去,雨水常淋的地方,留下红褐的泪痕。小花园的铁架次第绽放黯淡的红锈。沉默的电梯有时也会晃荡。

我的步行街同样难掩年岁的痕迹,尽管金光闪烁的新店铺不断绽开,但他们不久又会枯萎,留下灰色的建筑垃圾。店铺的妆容更户交替,只有灰黑的马路牙子无声的叹息。

我的城市老了,但仍像个无措的女子用厚重的铅粉掩盖脸上的横纹。

妈妈说,邮局边新开了一家来伊份,我们去逛逛。

浑浊的黑夜里,橙黄的灯光昭示一份温馨的喜悦。然而灯火阑珊的邮局和小吃店前污黑滑腻的石砖却越发寥寂。

新装难掩鬓边华发。

琳琅满目的零食已经不能让我如痴如迷。

我说,吗,一个月里你都给我买了三次零食了,我还没吃完呢。

她说,也快吃完了,你自己去选吧!

我说,随便,不要甜的。

她说,好奇怪哦!你以前还死要吃甜。

尽管如此,她仍为我装了一袋栗子羹。

其实她也挺奇怪的,以前她不让我做的事现在却不阻拦我去做。她以前很少给我买零食,但现在她跟我说,自己挑;她以前几乎不给我零花钱,但现在她每次回来几乎都会给零花钱;她以前不让我自己买书,但现在她允许我砸几百块在买书上。

她的虹膜似乎有些模糊了,但她的眼神更加温柔。

她曾经很节俭,基本上不怎么填生活必需品之外的东西,但现在她也喜欢买一些叮叮当当的小东西,添在这里添在那里。家里难免看起来有些逼仄,并且小小的死角也越来越多,黑褐的细尘无法避免的多了起来。

她曾经不大热衷新潮的东西,但近两年也开始关注。她有时会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她有时也会拿着手机不知所措。

她有时失落的背影令人心酸。

我记得她上次给我买的果冻,觉得哪里有些好笑。

也许她觉得我是个小孩,所以我会喜欢吃果冻。

但我觉得她的影子里好像徘徊着一个小孩似的老人,在这个时代里有些无措。

雨后的我的城市,弄堂里的崎岖小路铺满浑浊的水塘,我们一起躲过。

我的城市卸了妆,灰色矮楼旁,斜拉的电线恰似年老的皱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