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老天爷是不是特意闹着玩,天晴没多久,就又开始下雨了。

黄昏的雨下的不同寻常。先是一会儿一点、一会儿一点的落,丽丽雨点的结结实实地砸下来,形成一个铜钱似的点,好比是纸屑四处洒落。过了一两分钟,雨骤然拥抱了静谧的不正常的大地。“哗啦啦”,雨声由远及近地响亮起来,直到变成一片“沙沙”声,和着这声音的就是各家各户“噼里啪啦”的关窗和叫“说衣服”的声音,我抬起头,一道银亮色的闪电深深地在我眼里留下一片迷蒙的白色,还未散尽,又毫不提防地炸响了一个闷雷,天空像巨大而空旷的山谷,雷声不断的回旋、回旋。不等雷声消失,闪电又出现了张牙舞爪但又无声无息的召唤着另一阵雷鸣。我轻轻拨开窗帘,看见雨滑落在玻璃上,歪歪扭扭弯弯曲曲地流过,外面的世界被改变的朦胧而模糊,大地像个被遗弃的孩子,只能忍着被雨淋了。

雨吗,大可以痛痛快快地下,然后再气焰全消的停住。

《雨》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