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桃花源—-顾昕恺

暑假鲜有出玩,然心乐之。于今天傍晚亲触自然。

独步走在小河边,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又有晚霞流水作伴,真是心旷神怡,身临其境,忆少时,素无此感。

过小桥,是桃园,忽闻狗吠,正惊恐,等心神安定后,又兴步桃源中,园中小道纵横交错,桃树排列整齐。见树上桃子个个硕大,白中泛红,不禁口水在舌中打转,见无人,乃摘桃欲食,缓缓剥桃皮,有四处窥望,生怕有人。然大咬一口,润滑酥松的桃肉好似入口即化,不觉叹曰:“只溶于口不溶于手。”

由于桃水甚多,沾湿我的双手,便悄然离开桃源,到河边洗手。抬头一望,落日余晖照大地。朱红色的夕阳版挂在山腰间,余晖从深至浅,绵延数千里,若凤凰涅槃,成蛋超生,燃烧中原。

洗完手,低头一看,锦鳞游泳,虾行浅底,水波淋漓,细水长流,清澈见底。不觉想起柳宗元的《至小丘西小石潭记》: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彻,影布石上,怡然不动;倏尔远逝,往来翕乎,似与游者相乐。”

倦鸟也知还,数鸟盘旋,风声鹤唳,空谷回响。

天色渐渐黯然,吾也知反。

乍然间,我从午后的睡梦中惊醒,却又意犹未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