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客

贰  论道

 他随手端起一杯已经沏好了的茶,轻泯一口道:“真是好茶啊!当真是一泯似有五谷之香,当为民间之普及!相府中的与之相比就太过干涩乏味了!”陆子鉴心头一紧,早就听出了言外之音,忙回道:“山野之茶,哪里能与相府之茶相比?相府之茶名动天下,谁人不敬,何人不尊?”李斯仰天大笑道:“来来来,你我就儒学和法学谈谈。子鉴兄认为,当今天下,儒与法哪学更胜一筹?”陆子鉴知这是一个答案唯一的问题,硬着头皮答道:“相对于帝国,自然是法学更胜一筹!”李斯轻“嗯”了一声,忽站起来道:“自先公启用商鞅变法,秦国国强民富,以致后来的一统天下,如此千秋霸业,伟哉!伟哉!但是现在六国的残余势力尚未肃清,后背又有狄夷之患,若不盛行法学,帝国怕是摇摇不久,希望先生能明白斯的一番苦心!”陆子鉴不知道李斯居然会如此坦诚相告,不禁吃了一惊道:“相国之心,堪比日月,在下佩服!”李斯大笑一声“嗯,要是所有百姓都像先生你一样想就好了!”“不瞒先生,斯想请先生主持咸阳的“焚书大典”,不知先生可赏脸否?”陆子鉴大吃一惊,明白这是别有用意,忙回答道:“子鉴不才,只想在此地教教书,终此一生!”李斯冷笑一声“斯欲禀明皇帝陛下,帝国今亦无学社,欲请先生前去任教,播我法学,兴我大秦!”陆子鉴暗道:志不同道不合,我辈又岂能屈服?”……〈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