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俗中沦陷——胡炀炀

也想穿得干干净净,清爽可人。但毕竟是打工的人,实在没办法收拾的那么好,总是无可奈何弄得自己拖拖拉拉的。

周围的人似笑非笑,是在蔑视吗?

不过时间一久,就习惯了。那些同是打工的人一样无暇顾及这些细节。有些东西不过是别人的想法,我又何必管那么多呢?

……

那群姑娘穿的真奇怪。明明浓妆艳抹并不好看,却仍然把惨白的粉末扑在脸上,把浑浊的眼影抹在眼皮上,把夸张的美瞳安在眼睛里,把恐怖的口红印在唇上;明明暧昧的发色不适合亚洲人,却仍然把头发浸在五颜六色的染缸里;明明艳丽的色彩不配她们的肤色,却仍然把不耐污的裙子掩在身上;明明脚型不适合那些古怪的高跟鞋,却仍然勇敢的把自己套入繁琐的桎梏。这些女孩是怎么了呢?难道穿成这样很难看,自己却感觉不到呢?

时间一长,审美也逐渐模糊,到底什么是美的呢?

是我所坚持的呢,还是别人都崇尚的呢?

那样鲜艳的搭配在杂志上的明星身上显得多活泼跳脱啊。

大地应该怎样呢?

也许这年头行这种艳。

于是街上的女人中又多了相同风格的一个人。

……

一向看不惯街头那些大妈的行为,总不喜欢能捞一把屎一把的笑脸,很讨厌到处贪便宜的人们,厌恶到处看笑话却什么也不会为之伸出援手的人们,痛恨那些到处说三道四添油加醋还故作争议的丑样。

不喜欢这个社会的很多很多,尤其是他的市侩与虚伪。但有时看到了却什么也做不了。所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自己躲远些。即使这样,也会被人在背后议论纷纷。

算了,算了以后有了孩子教他正直些罢。

然而,一个人的力量何其单薄,一个人的意志在一群人的想法中何其脆弱。

处处都是无形的压力,逼得人不得不一点一点隐藏自己的意志。最后藏得自己都不知道放哪了。

这样熬下去真不行,以后教孩子圆滑些吧。

既然社会如此复杂,我在真正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也学会了一些“小窍门”,也懂得了有些东西没有必要让,也知道有些人是死不要脸的,即使说说也无妨。

是否有个孩子知道未来的自己,已背叛了自己的心。

……

新店开张了。有很多欣喜,也有很多烦恼。

日子日复一日的过,欣喜也逐渐被磨损的差不多了,到是那些重复的烦恼令人忍不住地抓狂。,于是就试着去接触静心的佛教。

自然是有些效果的。通常有人在诉说失意与烦恼时,总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讲一堆来自各种正能量网友的心灵鸡汤和佛教道理,劝人想开点,放宽些。然而在遇到一些漫无目的问什么也不会回答的哑巴和死杀价的顾客后,总忍不住在背后骂上两句。有人来劝时总会苦恼的说,太没意思了,这样的生活谁能想得开呢?

总想把最好的质量呈现给顾客。所以总是把货物一件一件拿出来仔细找有没有小瑕疵。然而,看着有些顾客吹毛求疵,有些顾客拿着高质量的货物却说是烂货,网上有或别家有这种理由来贬起价时,更是厌恶不止。所以有时也懒得去管货物的质量。后来,有时看到明细的瑕疵也只是稍微弥补下就挂出来,并期盼着赶紧有人把它买走,哪怕价格低些也无所谓。

…….

也许并非是我们的本心,但到了这里就逐渐改变了,我们感到身处的环境浑浊的令人窒息,又暗无天日的无限循环。也许让我们感到痛苦的并非是这混沌的红尘,而是我们心中构建的过于美好的地方。那么放弃,就会适应一些吧,毕竟心中再美好的东西不会变成真实。比之应当管好当下的生活。

于是,在世俗中不知不觉的沦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