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异 顾嘉程

盛夏的一天,我和母亲在街上游逛,蝉不甘寂寞地奏起了嘈杂的交响乐,让热浪袭来得更加猛烈。
我无力地低下头来躲避这灼热的阳光,陡然间,耳边传来了一阵苍白缥缈的叫卖声:煮玉米,两元一支。这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大洋彼岸传来,刚可以震击到我的耳膜。我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到了眼前一幕:一位年约六旬的老妇,脸庞苍白枯槁,似乎被烈日蒸发光了水分,脖颈修长,却爬满了皱纹,形成了一道道沟渠。干瘪的胸脯使身上那件褪了色的围裙略显肥大。老人身旁的手推车上放满了一锅玉米,里面放了半锅的水,以防玉米被晒干。手推车上架了一把极小的伞,堪以遮住那一口锅。老人则孤零零地站在伞外,任由阳光侵蚀吞噬着。看到我走近,老人露出一口残缺泛黄的牙齿,沙哑地对我说:“要不要来点玉米?”看着她脸上那充满希望的微笑,我不忍拒绝,点了点头说:“来十支。”老人的脸颊上流过几缕红彩,布满老茧的手迅速地拿筷子夹起玉米放进了袋子。正当我把钱递给她时,走在前面的母亲回头看见了这一幕,一把把我拉过去,抢过了手中的钱,说道:“对不起,我们不要了。”说完牵着我的手快步走开。
刚走到拐弯处,我一下挣脱母亲的手,对她嚷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母亲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深吸一口气后说道:“你买了她的玉米,只会让她认为自己有机会以此来赚钱,盲目地有了信心。倘若你不买,她可能很早就会收摊回家。这样,她只会受到更少的苦。”讲完这些后,母亲就走开了。我思索了一会儿,快步跟上了母亲。
母亲与我,两种截然不同的爱人方式,我的方法虽然充满柔情蜜意,却治标不治本。母亲的方法虽然看似残忍,却是药到病除。在助人之时,乔装一下,成为一个“恶人”,身背骂名,这种方式似乎显得更加伟大。

《爱之异 顾嘉程》有2个想法

  1. 每个人都有不同爱别人的方式,然而有些人则是充当的“恶人”以不同的方式爱着别人,而这种爱对于我来说虽然很残忍,但是我想也是很伟大的吧!

  2. 行善需要技巧,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跟应该站在别人的立场去帮助别人。
    (十支?好吧重点不在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