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没有想知道真相

真相往往是与你所见到的是截然相反的,甚至会刺伤一个人,但仍有许多人迫切的想知道真相。
很多时候,别人会这样说;“要不是我那么粗心,我就……”而我总会很不耐烦的打断道:“但是呢?”;也有许多次,某君会这样说:“这人要不是中了狗屎运,就……”,而我依旧会道:“但是呢?”
这种幻想可能我并不喜欢,也想快点知道真相以快点结束这无聊的谈话。但这次我没有……
那是一个晚上,父母携我赴宴。在饭桌上。一位叔叔说了许多虚幻的话,许多令人眼馋的机会,说得天花乱坠,仿佛他只要抓住一个机会,便可以飞黄腾达,变得大富大贵。渐渐地,我对他的叙述有些不耐烦,也想知道真相。望着他有些黝黑消瘦的脸庞,忽然,我明白了什么。
在他的虚幻世界中,他把自己想象得多么成功,也就意味着你多么地渴望成功,也就反应了他现在的生活多么的失意。他现在的话也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掩饰自己内心失落与不甘的幌子。我开始变得同情他,同情他的遭遇,我不再想知道真相,我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可能对生活的假设是他人对生活不满,也或许只是随意对生活中的种种现象的抱怨和调侃而已。当我不耐烦地揭穿那一点点的对生活的幻想时,或许也就多去了他想象的权利。这样做或许会让他难堪,也会让他难受。
也许有时,我们并不一定要知道那点可怜的真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