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杨翎毓

有些记忆很想忘掉,可每次都刻在心上。有些记忆很想找回,可它早已消失于脑海。

如果记忆如钢铁般坚固     我该微笑      还是哭泣
如果钢铁如记忆般腐蚀     这是欢城      还是废墟
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我是多久没联系她们了。她们也多久没联系我了。还记得我曾在同学录里写到“我们永远要做好朋友”“记得,你是我的,别走太远(死蛇精)”“嘿,我们说好的,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现在再回头看看,我是否还会泪流满面。不!没有!
可能我们相遇得太美,可是没有结局。
所以,我总是在胡思乱想,我的记忆是不是活在长街的那头,而我的年轮死在长街的这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