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录(1)—杨雪晴

半个学期已过,交流本也正好用掉了半本。

记得星期二的那个晚上,应该是这个星期过得最特别的一天。

(一)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可以看到整层楼的人全都涌了出去。最明显的是紫藤花架那儿林立的香樟树,在狂风中涌动着它的树叶,只好也只能随着风打着笨实的圈,一点点的灯光打在上面,褐色的、碧色的、青色的、翠色的,全都瞧得一清二楚,像是漆黑夜晚中高高的成熟的麦浪,也可以说是风挑逗起的乌云。

孩子们都趴在铁栏杆上,时不时发出“哇——”的享受、惊叹声,任凭风吹卷着男孩、女孩的发丝,观看着波澜壮阔的景象,还有不时亮煞天际的红色闪电。

上课铃响,一班一班人才恋恋不舍地回头去,谈笑着那场景。大风袭卷着窗帘,直打在临窗人身上,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把那窗户关上,尽管有时能把一半人的试卷吹飞。

接着是冰雹。突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还以为是最后一组在吵闹,惺惺抬起头,听是有东西在接连不断地冲击着玻璃。妈妈说,那时他搂着弟弟盘腿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不敢动一步。其实也怪害怕的,爸爸也不在。

听倦了那声,想朝窗外窥窥,一转头,风自动就帮忙掀起了窗帘,因冰雹陡然下降的温度十分清爽……

啪!全黑了!

“哦——耶——”一小阵迟疑过后,整班都沸腾起来,也许是因为在黑暗中更无顾忌,竟也跟着欢呼,还能觉着其他四方位的班级也有了尖叫的余音。孩子们特别开心,老师特别着急。有人叫着:“老师!放首歌来听听吧……”

谁晓门外之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