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张展睿

坐在那宽大的院子里,外婆在讲故事。

门前有大河在风中淌过,倒影着月光,一层层,一层层,像溶化的铁水泼撒在地上。

平时离外婆远,现在紧靠着,面对面,却拘有些束。

对面外婆为我扇着扇子,一边深情地注视着我,那热切的目光让我脸热乎乎的,我扭过脸。外婆转过去,于是我又转过来,望着她。

她的脸,爬满皱纹,皱纹上还有小皱纹,小一点,在昏黄的小灯光下格外清楚,就像山脊和山谷的明暗。是的,她是山,以山的力量支撑六个孩子,在那个艰难的岁月,撑起一个家。

外婆动了一动,我又把头转过去,看星星,满天密布的繁星在眨眼,遥远但却安详,那一颗星是我的,因为它很亮很高。

外婆见我看星,就指给我看。

“那是牛郎星,中间是银河,那是织女星。”

我虽不在看着,却在口里应答:“哦……哦”。

然后,我突然问:“那一颗呢?又高又亮的那一个?”

“那是北斗星,它永远指着北边。”

北斗星?北斗星!我知道了。

外婆还抬着头,她似乎在努力寻找其它什么星告诉我。是的,城里来的孩子是不知何为“星罗棋布”的。

我再看外婆,她的头发,油亮油亮,在昏黄的灯下,反出一片微光。不论是青丝,还是白发,都很整齐,没有丝毫凌乱,她的眼睛,小而有光,充满慈祥。她的手……哦,手中的扇子还不曾停过。

她低下头来看我,我也看着她,她的笑容很天真,我也天真地笑了。

远处,在灯光冲不破的黑暗里,出现了妈妈越来越清晰的身影。她走来,满脸笑容,她带我走进房,向外婆道声晚安,我笑着对着外婆,然后转身消失在门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