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

黎明将至,他们得加快脚步了。

一群人将我绑在圆木上,鲜血的滋味刺激着他们的神经,喉咙,肠胃,向我疯狂的展露着獠牙。那白得泛青的獠牙似乎还滴着血。

可笑,在那人群当中,我竟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死亡的狱火已经燃起,黄色的火苗贪婪地舔着脚底。

狮子在捕到猎物后,会将猎物舔干净,据说是为了吃得更有味。

火苗逐渐壮大,愈烧愈烈:变成熊熊大火,炼着我的身体。透过飘忽不定的火焰,我似乎看到了吃人者脸上的笑——对事物的期待。

且不说鲁迅的“满本都写着‘吃人’”,什么凤凰涅槃,什么浴火重生,那都是吃人者的借口。他们也进化了:吃人,要吃熟的,要笑吟吟的吃。

忽而感到一时恍惚,火焰已包围全身。我感到我马上就要升天。吃人?随他吧,反正我一一无所有。而且,我要当面质问上帝。

临行的钟声已经敲响,一下一下,撞击着心脏。吃人者焦躁不安,獠牙已经磨尖,在火光的映衬下令人胆寒。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可惜我见不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