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成长—卢欣昀

陈亦迅有首歌叫《十年》,现在极受欢迎的TFBOYS也有一个约定叫“十年”,现在的我们十六岁,十年前我们稚嫩天真,十年后又不知会如何。

夏季。惊蛰天,突降大暴雨。

雨点凶猛而直接,毫无预兆,令人躲闪不及。我无奈地躲在车里,想到半小时后就到6:40了,咬咬牙抓起书包冲进雨雾,虽是礼拜一,但总担心自己会比其他人晚,给老师同学留下会晚到的坏印象,来不及擦脸,抓起包又跑上楼。

一边眯着眼睛不顾四溅的水花,一边满怀焦急往上冲。

现在的我,是这样的。

两天前看到书上问的一个问题

——十年前,你许愿想要成为的人,现在实现了吗?

十年,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法国画家毕沙罗,他有一幅油画。

北欧的湿润空气,氤氲着薄薄的雾霭。广阔的坡地铺展开来,洁净嫩绿的色块几乎占据了画面的一半。一列铁皮小火车奏着“突、突、突”的汽笛,沿着轨道迎面驶来。远处是村庄,红顶房子参差不齐的错落。挺拔的灰色树木,尚稀疏的树叶相互交错。天空铅云层层叠叠的堆积,却丝毫不觉压抑。

夏季。一切却都还是鲜活初醒的景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