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

我在记忆里藏了一罐酒。

小时候,常常盼着哥哥回家来。

盼什么——无非是几块绿豆糕罢了。可就是几块小小的绿豆糕,让年幼的我那么着迷。

原来的小巷里,似乎总是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地。可每每他回来的时候,便是阳光漫天地,口袋里总归少不了弟弟的几份绿豆糕。黄色的锡纸包着浅黄的绿豆糕,长长方[……]

继续阅读

节日

窗外又有炮竹声了。

但过的不是春节,只是祖父来了。他常年都住在徐州,偶尔会来到我们这过上个把月,然后又回去。

敲门声传来,可一家人都在,不必猜,准是爷爷来了。“爷——”我大叫着,连忙穿上拖鞋飞奔过去开门。“嘿嘿——”门还开一半,便是未见其人,便闻其声。低沉的声音传来,他拖着行李,笑嘻嘻地[……]

继续阅读

最好的作品

好久没有重新摸过棋盘了,找不回厚重而朴实的棋盘所带来的静心感受,对弈之中的沉稳也被时间所冲逝殆尽。

时常幻想出一面棋盘,黑白二子混杂作一张唯美的画,不由得想到遥遥已远。那次,是我作出的,最美的一幅画。

耳边似有琴声杳杳,将思绪牵引到过往。耳不闻声,只有棋子纷纷落,嗒嗒声似被放缓了的淅淅小[……]

继续阅读

放学路上

这几天,天凉了,寒冷似冻上了父母的心头。“正儿,这几天我们接送你。”放学一向骑自行车的我,便也坐上了父母的轿车。

天很凉,说话都是吞云吐雾,父母常常早来接我,便停车于校门东侧的十字路口那边,坐在车里等。我必须走一段路才能上车。

有时到了车边,看见躺着的父亲侧着身,手里拿着一个手机,缤纷的[……]

继续阅读

徐先生二三事

“新年影戏聚星缸,金鼓村村闹夜窗;艳说长安佳子弟,薰衣高唱戈阳腔”村边来了一行人,自他们来后,村中常有言笑声——那位徐先生等的影子戏法高手,一群影下的手艺人。

村中以往生活淡若水,自他们加入,便有了情趣,连每日朝阳升起也是带有几分希冀。我,自然是每天都期盼看场他们的皮影戏。

台下。[……]

继续阅读

想写你的名字

我想写下你的名字。

我们给你取了个名字,叫春,我们跟随于你的脚步后,但是你对于称呼只是含笑着答应,从未告诉我们一句话。

常在各个角落瞧见你的身影,你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时常这样想着。

或许是你于攻陷世间时所把每一寸土地都变作花花世界——繁花丛中一点人;又或许是你于醉入人心中时将人心里[……]

继续阅读

课堂上的一幕

历历在目,幕幕于心。初中课堂是比小学快了几分节奏,多了几分色彩。

梅老师,自然是初中课堂所最为人印象深刻的老师了。一头青丝散落肩头,一双半月般眼睛镶嵌在脸上,眼角星点的鱼尾纹,常常扬起的嘴唇——她的脸一直是含着笑的,无论什么时候,似乎都是那么艳丽动人。

忘不了,那一幕。

“要让破洞[……]

继续阅读

那个人,那件事

每每回想起祖父,总是那个场景——阴沉的天空,狭窄的小巷,空寂的公交站。我跑着,哭着,呐喊着不要祖父走,他回头看了好几眼,终是上了车,走了。小时候的场景,本以为会随着时间而忘却,没曾想愈发地记忆犹新。

他当过兵,做过司机,各行各业都干过,在社会上饱经风雨,如今终得安平。这几天他自老家搬了过来。好[……]

继续阅读

下一站

下一站,我要坐上返程的车,回到起点。

走了,窗外似有人拉了一条长长的画,飞速地拉着,影愈发的模糊,看不见了——还多么想再记住这美景啊,还多么希望这仅仅是幅画。可惜,我从出生便置身于画中,漫步在广袤无垠的画中——该回去了,该从画中走出来了。

上一站,只是倒转的时钟。

一帧一帧的相片,[……]

继续阅读

感谢你,我的最好朋友

洁白无瑕的一堵墙,墙前一袭脏乱衣服的工人格外突兀地半跪着,汗水和泥泞混合于一起,似乎整张脸只剩下了一对眼睛,脸上满满的脏污。他所跪着的,是一大块硬纸板,面对着,是一个浴室柜,手里还捏着一把螺丝刀,黑乎乎的手和惨白的柜子是那么的反差。他不知疲倦地劳作着。

我的父亲是一名装修工人,每日早出晚归,回[……]

继续阅读

散步

又是一次平凡的散步。

正值傍晚时分,落日的光似流水一般在苍穹中荡漾开,晕染成一片赤红。漫天陆离斑驳之下,我散步于城市的纷嚣之中。闲适的生活总是在晚上,与平时坐在轿车内所望见模糊不清的残影所不同,悠然地走着所看到都市中大片璀璨的光影是那么迷人而清晰,树影在地上摇曳着,琉璃般的光在叶隙中流淌着。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