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路上,有你真好-杨雪晴

“呀,姐姐——你快来看呐,那边的树上开满了白色的花诶……”弟弟趴在窗口,瞪着他水灵灵的大眼望向我,祈求我对新事物的答复。 我放下笔凝望着他的眸子,他也在懵着一张脸紧盯着我的任何动向。弟弟,成长路上,有你真好。我失神地望着他,笑了起来。这一幕一直映在我的脑海中,久久长存。

再看《小时代》—杨雪晴

之前思绪很多,一经时间,写的冲动都被消磨了。 我觉得我还需要一些青春的火花、摩擦、碰撞,因为我不可能那么成熟的。 该来的,都要来,不要刻意去避免,那只是逃避,而且现在我觉得,人到终点时,起码自己会觉得美满、幸福。 其实关于《小时代》,我印象最深的一直是顾里。郭采洁完成的顾里既颠覆了她的人生,也让我一直心心念念着顾里。谈起顾里,脑海中就是这样的画面:头从侧面高傲地转向正面,精致玲珑的尖下巴在空中绕出 … 继续阅读“再看《小时代》—杨雪晴”

雪界—杨雪晴

又下雪了。 前一阵雪是在放假初,下得那样大,那样美,让我以为今年不会再下雪了,毕竟这里不是北方。不过幸好,雪又下了。 是今天下午四点左右开始下的,雪真的和鹅毛一般,虽没有那么大,但形状却是有的,轻飘飘的,零零碎碎,造型不一,当然不规则。风不是很大,雪就直接从天上掉下来,是倾盆之状,密度很大,且怎么掉也掉不完。 不久,我视线所及的屋顶上,已被铺了一片白,因为是瓦,所以那白色还是波浪形的。无论是“高” … 继续阅读“雪界—杨雪晴”

散文意象的鉴赏与运用-杨雪晴

所谓意象,就是用来寄托主观情思的客观物象,其为情思的一个载体,作者寄意于象、抒发情感,既是考场作文中得高分的法宝,又是一个人生活情趣、人文素养的体现。 对于意象,大家并不陌生。我便用一篇作文《我与星空再见时》,来阐述我的理解。

改变—曹柯韵

一切都在变,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或从一天到另一天,改变是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的命运。长者说,少年人多轻狂,其实不然,我们只是在改变。恰是我们所代表的时代,改变是巨大的,这使他们无法理解亦无法接受。但请允许我简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和证明我们的改变

本命–林贝

本命:赵奕欢 赵奕欢是个没有那么出名的女演员看了这么多的电影,电视剧,可能是我也能也能只有赵奕欢,可能是个人品味不一样,我才会喜欢上这个“宅男女神”。当然,她的粉丝“欢乐豆”的数量绝对比不上“渔民”,但是她的实力在就好了。而且本就不是一路的,演员和歌手怎么比呢。

痕迹——芮宇轩

四季轮回,进入冬季,万物变得萧条起来,原来繁华似锦的校园也在冬季变得寂廖,一眼望去都是枯枝残叶,偶尔有几抹绿色,大概因为心情缘故,认为校园景物都是萧条冷寂,寂静凄凉。忽然在眼中出现了一抹鲜艳的红,眼睛随之定住,那是枫叶,是冬天唯一鲜艳的颜色!随后我便不想忘记那身影在我心中留下的不可磨灭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