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胜有声——陈木子

无声胜有声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题记 夜,浓浓的,墨一般,雾一般,裹着化不开的凝重,让人沉默。 不,不全是。有光,只有中秋才格外引人的月光,一年一次,凄冷孤寂,是泛光,是反光,惨白惨白,白得瘆人,没什么色彩,在暖洋洋的人造光晕下似有似无。 暖洋洋的,对,热情洋溢,暄闹晃人。靠能量支撑起来的城市,光彩照人,但内核空虚。不过我几乎与之无关了。 我看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陈木子”

夏日即景

夏日处处是景,光是那变化多端的天气就创造出许多景致。 说是变化多端,实际上夏天给人的印象十分简单,炎热的大晴天,乌云密布的阴天,还有突如其来的的雨天。 骄阳似火的大热天是每个夏天的常态。到了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有时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即使有,也是令人烦躁的热浪,只有那蝉在枝头有气无力地叫着。水中的鱼儿也都浮在水面,一动不动。刺眼的阳光洒在大街小巷,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 不过这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骄 … 继续阅读“夏日即景”

温馨的设计

温馨的设计 老屋院中那口井,承载着我们家两代人的回忆,可谓是家中最温馨的设计。 这口井十分的古朴,像是一位无言的坐在院中的老爷爷,据奶奶所说,井的地上部分是用一块块的青砖烧制而成,上面还刻着一些佛像,期盼家中太平无事。 方圆数百米,只有我家这一口井,这在江南小镇中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于是,这口井便成为了人们的“命根子”,也是人们最愿去休憩的地方,每天,一到中午时分,便有许多农人以及他们的妻子,一并来 … 继续阅读“温馨的设计”

土路老车@虞锦弘

每当听到“叮呤、叮呤”的车铃声,就不禁想起那段土路,那辆老车。 以前的乡下可不像现在这样。门前的每条路都是坑坑洼洼,一下雨就成了黄泥地,我便是天天过几条路去学校,但并不是我一个人走,而是有那辆老车陪伴,也不是我骑,而是由奶奶作老司机。 奶奶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接送我的任务便交给了她。她拿出她的老车,那是辆灰色的老式自行车,很破旧但还能用,于是它便和奶奶一起成为了我的伴侣。 直到那一天,老车像往常一 … 继续阅读“土路老车@虞锦弘”

标签

标签 许多年前的今夜,人们簇拥而坐,对酒当歌,耳畔琵琶声平,内心寂然,那时月圆,尚有人举杯有,人讴歌,有人探身欲揽,直到这一切被插上标签,扔进泱泱市场。 乐声戛然而止,光晕模糊了月色,玻璃制的酒瓶叮当作响。 这个到处都是标签的时代,有形的,无形的,漫无边际的夸赞,抑或劈头盖脸的谩骂,再没有人欣赏月色,对酒当歌,人们只是捧着镜头,寻找标签上的条码。 每个人都被贴上了标签,每件商品都被贴上了标签,每件 … 继续阅读“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