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我们班的牛人——张颜

记得她是第一个竞选班长的人,也是第一个走上讲台的人。开学刚几天,同学们都彼此生疏得很,她却自然大方地走上讲台,一边在黑板上写下她的名字,一边说:“我叫潘映羽,三点水的潘,映照的映,羽毛的羽。大家看好了,不要写错了。”她的语速很快,吐字却很清晰,掷地有声。于是短短的几句话却留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声音好听,字不错! 接下来她开始了她的正式演讲,内容我也没仔细听,只是不自觉地提笔 在投票纸上写下了她的名字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张颜”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潘映羽

在我印象中,音乐家似乎都是面容清瘦,浑身散发着忧郁气质的。但今天介绍的这位“牛人”却是反其道而行之。 朱嘉禾,他似乎并不跟什么忧郁的艺术气质沾边。将他往芸芸众生中一扔,也不是很耀人的一位,顶多是比常人生的白胖些,笑得傻一点。 但是,手握吉他的他,便显得光芒四射。 他很擅长弹吉他,我这是在军训时便领会到的。班里组织联欢会,必有他的身影,曲子弹得又快又悦耳。灵活而又有力的手指在琴弦上跳跃,令人目不暇接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潘映羽”

玩伴——朱廷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玩伴,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不同时间段也有不一样的玩伴:有的玩伴装点了我们的故事,有的玩伴引发了我们的感慨,有的玩伴触动了我们的情思,有的玩伴记录了我们的童年。 他是一棵树,一棵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树,他虽然普通,但对我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 小时候我经常围着他上串下跳,不是上树掏鸟蛋,就是爬上树干等着小伙伴来找,这时,我觉得树是我的一个小伙伴。 春天我会将我的秘密说给他听,因为我知道他 … 继续阅读“玩伴——朱廷轩”

《玩伴》——周浩琦

《玩伴》 走过漫长的十五年,那玩伴,以成为过往,留下的是无尽的欢乐回忆。 我的玩伴是一栋房子,那里充满了我的欢乐回忆,那房子是我奶奶家,我的幼年在奶奶家生活。可如今却要拆迁,我免不了悲伤、难过。 趁着假期,去奶奶家念一念“玩伴”。 一路上,整个天都是灰色的,看什么都没有生机。 到了门口,我差点没认出来:门和窗都是被砸烂的,碎玻璃和窗户都在地上,铺成一条路,像为我的到来而铺成的,我望望屋顶,已成了平 … 继续阅读“《玩伴》——周浩琦”

玩伴——潘映羽

粗壮的枝干,鲜艳的红果果,那一圈圈年轮卷绕着我的记忆回到了那过去…… 太太家庭院里的一棵石榴树,称得上是我的玩伴。它比我还要年长不少,可以算是家中的长辈,我的“忘年之交”,但我对它是极敬佩的,在我印象中,人老了背多半是佝偻着的,可这树还是挺地笔直。 小的时候,喜欢绕着石榴树玩捉迷藏,就是一人一树也能玩得很有意思。我捂着眼睛对它喊:“我数十个数,你就躲起来,我来找你。”它不作声,权当默认了。“十,九 … 继续阅读“玩伴——潘映羽”

这边风景独好——潘映羽

生命好在无意义,才容得下各自赋予意义。 不同的景致在各色的人眼中又被赋了不同意义。 “太太出车祸了”妈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因事发突然,我的内心那片平静的湖面似被投了个石子,激荡起了波澜。 医院里,她倚坐在病床上。弟弟轻轻用小手抚摸着她那条被截去了半条的腿,奶声奶气地问:“痛不痛啊?”太太笑了,有气无力地说:“现在不痛了。” 太太的脸焦黄,那满头的银丝更显沧桑。我不忍心看她。便努力地将自己的视线移到 … 继续阅读“这边风景独好——潘映羽”

《这里风景独好》——周浩琦

这里风景独好 行色匆匆,留下的又是记忆。 五一长假,偷着这好天气,下乡玩一天。 这一大好时光,走着去,更好地沐浴在阳光下面。一路上,从汽车笛声不断到鸟儿谈论故乡,悦耳动听,似稚嫩,害羞的少年叽呱仔自己的志向,坚定会实现。 我轻踏着阳光来到了“农家小院”。 刚一进大门,本以为会迎面扑来一层似面纱的柳絮,便用手去遮,数秒后不见动静,才猛地惊醒,晚春已过,悄然中,迎来了夏,便叹时光之快。 欲迈步,脚上一 … 继续阅读“《这里风景独好》——周浩琦”

阳光里的那个人——朱廷轩

阳光使人感到温暖,使万物充满生机,每当阳光普照大地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个身影,那个动作,那个站在阳光下像阳光一样温暖的人。 记得有一次,我在公交车站等车,大约在离我20米远的站口,坐着一个年轻瘦弱的小伙子,他坐在那单手撑着凳,翘个二郎腿,我不禁对他产生了厌恶,再看看旁边有一对老夫妇,老爷爷坐在轮椅上,而老奶奶靠着站口站在那儿,突然我看见一只手正在老爷爷的口袋旁,再一看,我发现了那只手是那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朱廷轩”

阳光里的那个人——潘映羽

向阳的心,不会悲伤。可设若连太阳都挽救不了的向日葵,又该何去何从? 晴,艳阳高照。 我落寞地走在小道上,踩着前面妈妈留下的影子。 路上的行人三两成群,有说有笑,可谁又想得到有一个女孩心中的烦闷苦恼呢?我看不见那太阳,特地挑有绿荫的地方走,生怕让那美丽的阳光窥见了我潮湿发暗的内心。 刚升入中学,没有朋友,成绩不理想,这一件件青春特别拥有的烦恼叠加在我的心上,却不愿吐露。我似乎被自卑的情绪笼罩着,缩在 … 继续阅读“阳光里的那个人——潘映羽”

保安爷爷——朱廷轩

保安爷爷 每天进出小区时,我总能看见这样一群人:他们穿着深蓝色的工作服,头戴大盖帽微笑着站在那里,或者帮你开门,或者指挥你倒车,或者巡查进出的车辆,或者只是微笑着和走过的人们说声:“你好!”“再见!”。是的,也许你已经猜到了,他们就是小区的保安。 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楼下岗亭的一位年龄较大的保安爷爷。多数保安看着都是身强力壮的,而这一位个头不高,精瘦精瘦的,还带着眼镜,要不是他那不怎么合身的保安制 … 继续阅读“保安爷爷——朱廷轩”

轻敲门情意深——潘映羽

她早已被我遗忘在那记忆的最深处,直到近日来重读鲁迅先生的书,发现了阿长这个人物,才忆起些有关她的片段,却还是断断续续。 打从我出生没多久,她便伴在我身旁。我不知她叫什么,只记得一直管她叫婆婆。她带了我五个年头——直到上了幼儿园。她拉着我外婆的手,微躬着背,用嘶哑的声音央求留下——哪怕是不要一分工钱。但是她的年事已高,外婆还是把她辞退了。 就这么悄没声儿地,她消失在我的生命中。因为年纪还小,我的脑中 … 继续阅读“轻敲门情意深——潘映羽”

《温暖的那一刻》

一微不足道的小事,暖了人心,醉了人情。 去年暑假,太阳烤着熟透了的大地,滚烫,我在家中烦闷,出门散散心。 走了良久来到了街,店铺都在营业着,里面全是人,当然少不了开着的空调,我独自一人走在万人空巷的街上,十分寂静,只有炙热的太阳陪着我。 我心想:这么热的天,应该就我在外面瞎逛了吧。刚这么想,眼睛一瞟,看到了一个老人,在街的一隅,很难被发现的地方,一位老人摆着摊,躺在躺椅上,我呆呆地看着,产生了敬意 … 继续阅读“《温暖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