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这样——潘映羽

难得这样 很平凡的一个日子,我翻开语文书。 只因微风溜进屋来掀起书的一角,我一时起了兴致。 碰巧翻开便是鲁迅的《长妈妈与》,我知道这篇文章,必读书中的《朝花夕拾》便录入了它,一篇并无什么打动我的文章。 书都翻开了,不看点什么似乎对不起它,便仔细端详起文章。每一个字眼不都是一样的吗?长妈妈也没有变成短妈妈吧?莫不是因鲁迅和周树人的区别? 我流泪了,为那阿长的可怜,为那阿长的善良。读一遍,泪就止不住一 … 继续阅读“难得这样——潘映羽”

在路上——唐晨瑞

  在路上,有那耀眼的阳光,有那外婆的爱,一直都在,一路相伴。 ——题记 外婆的家是三层的古宅,地处偏僻,鲜有人发现。粉墙黛瓦,朴质的,却略显孤独。门前有一块草地,通着的是一条羊肠小路。 每至假期,我便要去外婆家的,那里有我童年的记忆—— “外婆!外婆!”离家门口还有好几里远,我就迫不及待地嚷了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外婆是不会在家的,而是站在那必经的羊肠小路上等我。外婆张开双臂,将奔 … 继续阅读“在路上——唐晨瑞”

且行且歌——潘映羽

且行且歌 起点和终点是何其地相似,就像我们人生的旅程,终不过化为一缕土灰。而路上的时间,才是我们最应珍惜的美好年华。 学习,永无止境。 每天面对着书本上一个个枯燥的字眼和白花花的试卷,还有那刺人眼目的分数。我迷茫,疑惑,日复一日的学习令人烦躁。 我只知道,我每天坐在课堂上是为了拿一个好成绩,上一所好大学,找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怀着这样的念头,我不知道为谁而学,我望不到终点。我犹如一个在大海里的求生 … 继续阅读“且行且歌——潘映羽”

玛丝洛娃,你好——潘映羽

玛丝洛娃,你好 亲爱的玛丝洛娃: 你好!你那单薄的身子,可还承得住西伯利亚的寒风? 哦,抱歉,我忘了你似乎是一直不畏惧寒冷的。曾经的你是麻木的,感受过社会人心的冷漠,那寒风必定是抵不过失事态那千分之一的凉吧?现在的你胸腔中怀的是一颗炽热的心,寒冰都无法捂冷,又怎会怕寒风? 我听到你与西蒙松结婚的消息了,在此献上由衷的祝福。相信你在看到这封信时,眼眸还是满含笑意的。我自认为是你的好友,虽比不上托尔斯 … 继续阅读“玛丝洛娃,你好——潘映羽”

在路上——潘映羽

在路上——潘映羽 那些执着向前的人拼命地向前冲,没有人告诉他们,世界是圆的,人生的终点也是起点。我很喜欢坐火车。我可以撩开窗帘,看到车外的风景,虽然只是模糊的一瞬间,却足以让我感受到在路上的美好。如果可以,我想买一张从起点一直到终点站的票,不拘泥于奔向路的尽头,而是想在哪儿下车就在哪儿下。这是无数人所渴望的生活,潇洒而自在,享受在路上的美好。 但是世俗的牵绊注定了每个人的命运。 出生,上学,找工作 … 继续阅读“在路上——潘映羽”

简•爱,你好——程紫琪

简•爱: 你好!初见你在那个寒冷的阴雨天。 此时的你,正在舅母家,为了反抗表哥的殴打,你被关进了红房子。 你孤孤单单一个人,心里思量着和你一起生活的这些可怕的人。约翰•里德、他的妹妹们、他的母亲、仆人们——他们总是训斥你,恨你。 “伊丽莎白自私,但是无所谓。乔治亚那脾气坏却人人喜欢,因为她长得漂亮。约翰丑陋,残忍,凶暴,却没有人惩罚他。”你总是这么想,却又想让他们高兴。 内心善良的简啊,我是真的很 … 继续阅读“简•爱,你好——程紫琪”

让我心存感激的人——潘映羽

陌生人,谢谢你。 在武进博物馆担任讲解员的第一天。 我羞怯地站立于馆门口,把玩着缠绕在手上的麦克风线,望着本就稀疏的游客,心中默念着不指熟背多少遍的开场白。我不会去拉人,游客更不会上赶着让我开口,这令我陷入了僵局。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浸在晚霞中的云儿飘走了一拨又一拨。我苦笑着,准备良久的讲稿在第一天落下帷幕时也没能派上用场。 突然,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小姑娘,能领着叔叔参观下博物馆吗 … 继续阅读“让我心存感激的人——潘映羽”

充实的暑假–潘映羽

两个月的暑假,转瞬即逝。临近开学,回望六十天,没有遗憾与不舍,唯有充实与满足。未曾浪费一点一滴的美好青春年华。 书籍,与我相伴。 说起来,我还是很胆小怕事的。对于外出旅游这样的事,虽有心一赏风光,却担心路途漫长,难避意外,看来我还是适合足不出户啊,我苦笑。 董其昌曾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既然行不了“万里路”,何不试试读“万卷书”呢? 翻开书,便能了解到一个地方的人情风俗。借他人之手描绘出的 … 继续阅读“充实的暑假–潘映羽”

不忘红星–潘映羽

  埃德加.斯诺,这位对真理不懈探求的普通人,以最公平真实的心谱写这一伟大篇章——《红星照耀中国》。 一九三六年,三十一岁的斯诺,一位孤胆英雄怀揣着对中国革命和战争的种种好奇和疑问,冒着生命危险,踏上了红色苏区,只为寻求真相。 在他的笔下,一个个历史人物仿佛清晰可见,令读者身临其境。前线战斗时的激烈可怕,九死一生的逃难情形,军民一起去红色剧场看戏时的热闹开心,还有红军们私下打打闹闹的不拘 … 继续阅读“不忘红星–潘映羽”

与你共享——潘映羽

满腹喜于忧,愿与君共享。 初相遇,惊鸿一瞥定终生。 你细长的身杆被我的手指紧紧捏住,还不是如此灵活,如蛇头乱舞,在纸上留下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我把纸举起,凑近鼻尖,是淡淡的墨香。我爱这书墨香,我爱那宣纸的质感,爱你浓密的胡须,只此一眼便定了终生。 历三年,成至交 在脸上能藏住的情绪,却尽数地在笔尖抒发出来。高兴时,一点一顿都是如此地轻盈跳跃,那是我的微笑;难过时,一撇一捺便是拖沓冗长,收笔似乎饱含 … 继续阅读“与你共享——潘映羽”

有一朵花开满我的记忆——潘映羽

记忆深处,那朵花亦生生不息。 “牛哞牛哞,做饼忙婆……”记得小时候我肠胃不好,时常肚子疼,外婆便一边轻揉着我的肚子,一边哼着这首歌谣。她的词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却总能让我狂躁不安的内心得以平静。 一个冬夜,在所有人都酣睡的时候我的胃又开始一阵阵的地收缩疼痛。我强忍着疼痛蜷缩在被子里,冷汗从背上直冒出来,外婆伸手拿来随时备在床头柜上的胃药给我服下。那种猛烈的疼痛感在消减,却还是因不舒适而辗转难眠。突 … 继续阅读“有一朵花开满我的记忆——潘映羽”

晒晒我们班的牛人——张颜

记得她是第一个竞选班长的人,也是第一个走上讲台的人。开学刚几天,同学们都彼此生疏得很,她却自然大方地走上讲台,一边在黑板上写下她的名字,一边说:“我叫潘映羽,三点水的潘,映照的映,羽毛的羽。大家看好了,不要写错了。”她的语速很快,吐字却很清晰,掷地有声。于是短短的几句话却留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声音好听,字不错! 接下来她开始了她的正式演讲,内容我也没仔细听,只是不自觉地提笔 在投票纸上写下了她的名字 … 继续阅读“晒晒我们班的牛人——张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