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李琰

玩 外公说:“时间快呀,一转眼,孩子们都大了,很少回乡下陪我玩了啊,想他们呀。” 确实,光阴如梭,我和哥哥都从到处造反的混世小魔王变为了懂事的孩子,学业压力不断增大,也很少回乡下陪外公喝喝茶,下下棋了。外公总念叨着见不到我们、想我们,又不能总跟外婆抱怨,时间一久,闷在心里,总归不好受,家里有只泰迪,倒是讨外公喜欢,外公也只能把藏在心里的想念和它说说。 每次从乡下回湖塘,外公的眼里,总是泛着泪光,外 … 继续阅读“玩——李琰”

过往——高佳怡

清风丝丝微凉,田间萦绕淳淡麦香。忆起过往。 曾经,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我常常站在田埂上对别的小朋友说:“田间的那栋房子就是我的家,这块田则是我家的院子,你们可以随时来我家玩。”话语声伴着清风柔柔地抚过朴实的泥土,渐渐消失在远方…… 清晨,我总是悠闲地坐在门前的小桌旁喝着大麦粥,淡淡的,香香的,搭着微咸的榨菜就已觉得美味。还没见人影,便能听见唤我的声音。那来自附近的伙伴。很快,几张气喘吁吁的脸 … 继续阅读“过往——高佳怡”

油菜花牵动了我的情思——詹研

在广阔的田野之上,油菜花开了。 金黄一片,热烈而奔放。灿烂的火焰一般,在肥沃的土地上热情地燃烧着,映出头顶的一片湛蓝。我不由的联想到金色的海洋,海洋,这个词用得真是恰到好处。微风拂来,那点点金黄翻滚着,涌动着,如同波浪般拍打着天际,时而又翻卷而回,托起白墙黛瓦的老房子,让原本呆板质朴的他们,竟被添上了几丝光彩。 有几个农民在菜花间穿梭着,就像沐浴在金色的海洋中。他们的脸上总是满足地笑着,能不高兴吗 … 继续阅读“油菜花牵动了我的情思——詹研”

温馨的设计——詹研

打开家门,满眼的绿便扑面而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挂在墙上一泻千里的绿萝瀑布,他们的绿绝不比颜料逊色,倒仿佛是听到哪里“哗——”的一声,成桶的绿颜料便倾泻下来,染了一墙——不,说他们是颜料显得太呆板了,他们绝不是单调的绿,而是有生命的绿,黯淡深邃的绿中透着一点点新嫩,一片翠色中也衬着几丝深沉,绿意盎然,生生不息。凑近细看,才发现这些绿是有脉络的,叶片紧挨在一起,有几枝嫩芽窜了出来,就好似一条瀑布中 … 继续阅读“温馨的设计——詹研”

别了,我的2016——詹研

  光阴似箭一不留神,2016就被我甩在了脑后,回首2016,仍有许多记忆值得我细细品味,最让我难忘的是可亲可敬的老师们。 我还清楚地记得,班主任刘老师在班团活动课上激情澎湃的演讲和同学们专注认真的眼神,课堂上,她传授的不仅是知识,更多的还有做人的道理。忘不了在迎接学校大型文艺汇演的排练上,她在人群中疾步穿梭的身影;忘不了放学后,她孜孜不倦批阅作业,备课的身影会默默地坚守到深夜;忘不了运 … 继续阅读“别了,我的2016——詹研”

最好的搭配——赵峰

最好的搭配 “茶要细品,方得其韵;书要精读,方晓其理。”如今,每每捧起书本,都说爷爷这十六字真谛之影响,情不自禁的端起一杯茶细呷数口。正是在他的指导下,我才悟得茶一书这对搭配的美之所在。 好动的性格仿佛是我打娘胎便形成的,从小便在我身上显现出来。整天上窜下跳,特别好动。上学后问题也延续下来。因此,读书成为了一个难题,我常常总是无可奈何的把书快速翻一遍即完,坐下来静静细读,对我犹如痴人说梦。 一次, … 继续阅读“最好的搭配——赵峰”

水做的周庄——初二(7)詹研

走进周庄,像忽然间闯进了一个梦。不曾料到,刚刚漫步走过水泥沥青堆成的城市,怎么时光突然倒流几百年,眼前的小桥流水,长街曲巷,古朴中透着些似曾相识的亲切,亲切中又带着几丝久违的新鲜。 这就是周庄。 五步一石埠,十步一小桥。潺潺的碧水拖着徐徐驶过的乌蓬小船,船娘“吱呀吱呀”地摇着橹,不时地向岸边的我们微笑。岸上的老房子白墙黑瓦,把家家屋前吊着的灯笼衬得红红的。 我信步走在青石板路上,踏上小石桥,欣赏着 … 继续阅读“水做的周庄——初二(7)詹研”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赵峰

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 童年,是一段浪漫奇妙的时光,而我的童年,是与花儿相伴。五彩斑斓的花卉渲染出了我美好多彩的童年历程。同时,还有那个无法忘怀的慈祥身影——奶奶。 我仿佛与花有缘,从小便喜欢各种花卉。他们那各种生机勃勃的颜色,总能给予我快乐。更巧的是,奶奶从前便是园艺工人,自此,一对黄金搭档诞生,家中的院子,也成了我们施展才华与艺术的最好舞台。 在奶奶那长大,我不仅在园艺技术上受她熏陶而大有长进,同 … 继续阅读“盛开在时光里的花朵——赵峰”

冬晨——陈勤

秋与冬的交接仪式在一场薄雾中进行着,没有灿烂的灯光,没有神气的礼乐,只有那蒙蒙的薄雾。习习的西北风吹动着树枝,好像在欢迎冬天的到来。 薄雾罩着大地,万物像披着纱巾一样,迷迷蒙蒙的,远处的小山看不见顶,树林像在捉迷藏一样,东躲西藏,忽现忽影。 风微微的吹着,带来一丝凉意。那毫不留恋的树叶纷纷落下,再大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城市的美容师——清洁工们仍然早早的起来了,他们拿着扫帚在为城市整容。不,不是扫帚 … 继续阅读“冬晨——陈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