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蒋卓

          都是过路人。
          却总是似巧非巧地走到一起。
          行走在城市中,数不清有多少陌生的脸从身边走过,不禁感叹着心中所能想象到的那乡村画面,路逢乡人,没有丝毫诧异,便能叫出那最顺口的称呼,似乎是记住了自己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或许是出于寂寞所带来的不安,人们借助着各式的网络软件,扩大着自己的朋友圈,相遇时,总算能答一句:“是你,真巧。”而其实脑海中早已辨不出对方是谁。
          都太虚假。
          身边的朋友确实越聚越多,走条简单的小路也开始兴师动众,那原本所想要的,自然就转变成了一种负担。
          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被一些事所伤,而我,选择将身边的一切都排斥在外,那一段时间里,我把自己锁在了一个黑暗的空间里,看着身边与我完全不同色调的人,感受到了讽刺。
          我会选择独自行走,去看古树下随风摆动的秋千,余辉中偷懒睡觉的小猫,屋檐下星星点点的苔藓…… 收获着孤独带来的美好。
          从前的我害怕走在夜晚漆黑的路上,没有勇气仰望满天繁星,如今的孤独却指引着我来到天际。
          一个人行走时,会更注意身边的一草一花,让人幻想起曾经的不孤独,也许,这会让人得到那时不在意的缺失。
          都不希望成为孤独的那一个,但只剩下一个人时,才能感受到孤独的美学。
          人生道路,不要强求别人跟着你走,也不能依托着别人而走,许多路,还请孤独的走下去吧。
          在清醒时选择孤独。
          在行走中远离迷途。

无声胜有声——黄卓然

来到这家小店,驻足。
店主常年不见踪影,据说是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头。可今天,却意外的在店里帮忙,于是,我便进去坐坐。
“皮蛋瘦肉粥,谢谢。”我轻声道。
“小姑娘,真会点呵。这可是我们店的招牌。”回答的是那位老头。头发已花白,就连眉毛也带了些白,眼角的皱纹泛起涟漪。
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老头亲子将粥端上来,在对面坐下。
“一个人啊?小姑娘。”
“嗯,爷爷。”我边回答,边要去拿汤匙乘粥。
“小心点烫。”
话音刚落,一位同样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了过来,朝着位老爷爷用手比划了几下,爷爷笑着点点头,那老太太也便笑着走开了。
“爷爷,这……”我不禁好奇。以前从未见过她。
“啊,家里人,家里人。”爷爷脸上泛起一抹红。
“她,是……用手语?”我小心试探。
“嗯,哑了。不会说话了。不过是后天的。”
那莫非是有什么故事在?
见我期待的眼神,爷爷叹了口气说:
“那个时候啊,我们都在农村呢。那时的条件和现在比都没法比,生了病去医院都是很奢侈的事情。像感冒这样的小病就更别提了。就连吃药都很少。结果,有多少人都是被这些小毛病给害了。她就是这样,连续发了一周高烧,我那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连夜骑车把她送到县里的医院去。结果,还是去晚了。落得这样的结果。”
“所幸啊,不能说话,但是还是能听得见。那个时候,家里面都很反对,但是我说,她不就是失声了吗,无声啊,又何妨?然后我就把她娶进了门。那个时候的生活很简单啊,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我啊,就每天给她说书听。她喜欢《红楼梦》,我啊,就一章一章地讲给她听,讲了不知有多少遍。她爱听啊,听的时候总会微笑地看着我,她高兴,我也就高兴了。她啊,那么多年都听不到声音,还是活的这般乐观。她,在那个无声的地方,过的比有声的都好。我啊,也是。她和别的老太太都不一样,没有了她们的唠唠叨叨,倒也活得自在。”
老头讲着,眼里还泛起了泪花。
一碗粥下肚,只觉得从舌头到整个鼻腔都溢着香味,而心,早已被温暖起来了。
是啊,有些时候,无声胜有声,只要我懂你,你也明白我,不用开口便是最好的言语。

玩——蒋卓

       当把世界的繁华玩尽,才发现自己只是在随波逐流。
       或许玩本是出于简单,却不知何时开变了模样。
       时隔数年,回到了外公家这个老院落,素墙黑瓦,是旧时的景象,只是,太过冷淡了。眼前似乎浮现起了我小时候的影子:抓蝴蝶、摘果子、玩竹蜻蜓……但是这个身影一蹦一跳地,渐渐走向了远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确实一切都变了,所有美好的回忆,不会再重现了。
       经过破旧的碗橱,好像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一个竹蜻蜓被放在了碗橱的顶上,我将它拿下,用纸擦去上面厚厚的一层灰,惊喜的发现它依旧结实如故,于是急忙跑到院中,放在手中用力地搓了一下,那两个叶片便快速地旋转起来,带着木杆,飞向空中,飞着飞着,竟落到了隔壁的院子中。
       只好跑去捡。
       推开又一扇沉重而又熟悉的门,门庭中央,坐着的还是那位老人,只是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他的脚边堆着数不尽的木屑和木雕用剩的边脚料,身后摆放着不少已经完成的作品,有的涂了漆,泛着光泽。听到有人开门,老人扶一下眼镜,抬头看了看我,又低下头去刻他的木雕,说道:“哟,都长这么大了。”我很快就找到了飞落过来的竹蜻蜓,一边走向它,一边说:“爷爷,您都刻了多少年木雕了,还在刻啊。”老人答道:“我自己也记不得多少年了,只知道从记事起就跟着我爸学木雕了,老祖宗传下来的,不能丢啊。”
       捡起飘落在此的竹蜻蜓,拿着它走到了后面放物品的架子边,与那些不久前完成的竹蜻蜓对比,不禁赞叹手艺人亘古不变的独到手艺,更别出心裁的是老人又在叶片上加了几道精细的花纹。
       大概是玩意再起,我又走到院中放飞了竹蜻蜓,离开手中的它扶摇直上,越飞越高。看着它,我领悟到的玩好像已经不再是玩了,它的背后,是老手艺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正是他们一丝不苟的匠人精神,才将一个个竹蜻蜓送上了蓝天,留下童年好玩的回忆。
       玩,或许是一个众人皆知的简单过程,但总让人遗忘了那些制造出这些美好景象的人。
       玩得平凡,却不要忘记玩生于不凡。
       从未发现,就仍需感悟。
       因为此,再玩,一切都不再简单。

无声胜有声——蒋卓

多少次匆忙的奔波却只是为了赶赴一场只有自己的宴席。
       或许是人总是太心急,想冲破现实的阻塞,却仅仅在四处碰壁中挣扎,那一切本不属于自己的,终究还是不属于。但可能很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只是不愿打破,不想放慢最初的步伐。
       心静,也许还差一杯茶。
       爷爷乐衷于茶道,常常能将一种茶泡出不同的味道,最初拿到一杯爷爷泡好的茶,早已不记得是多久前了,那时,只知道茶杯的暖,却不知茶的烫,一小口入嘴,烫得我只吐舌头,而爷爷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捧着茶杯,坐在藤椅上,笑着看着我。
       后来,渐渐长大,才懂的茶需静心慢慢的去品,爷爷依旧会捧着那只老旧的茶杯,看着我小口小口的喝,只是这样的机会似乎越来越少了,疲于奔波在城市中的我很少再回到爷爷家,很少再陪爷爷喝杯茶。
       但我终究还是回来了,兴许是为了逃离,繁杂的生活让人难以喘息,总是有着无尽的沟壑与绝望,无处停留,也只能来这里放缓一下自己的身心。
       坐在一张木椅上,不知盯着这块瓷砖看了多久,听到身旁有一声轻响,爷爷把一杯茶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就去不远处自己下起了棋。我看了一眼那杯茶,茶叶正浮在水面上,随着升腾的雾气,缓缓飘动,但我此刻烦躁的心,并不想去喝,只漫无目的地看向窗外。
       不知过了多久,在茶香的氤氲下,心似乎有些静了,我从窗外景象回过神来,才发现爷爷已经下完了一盘棋,喝着自己手中那杯茶,我这才想起自己的那一杯,于是把它端到近处。
       我停住了,看着杯子里那不知何时沉到水底的茶叶,这杯无声的茶,仿佛化出了不同的意境,让一件件琐事重现在眼前,多少遭遇到的挫折与痛苦,无不最终成了回忆。
       那些如今浮在面前的困难,只是让人畏惧它的烫手,但它永远能被人的双手控制,将时间作为最好的良药,抚去伤痛,直到回首,才擦觉它早已沉入深渊。
       爷爷少语,但他也许最初就领悟了这个道理。
       茶无言,却也容纳了世界万物的沉沉浮浮。
       我端起了茶,浅浅的呷了一口,入口苦,但回味甘。
       看着渐落的夕阳,此时无声,大概胜于有声吧!

赶路————马晔

世界发展,科技飞驰,人们生活的脚步大大加快,市巷里的喧嚣热闹少了,渐渐增多的而是匆匆赶路的人们。

时光就如夜晚海上的蓝眼泪一样,转瞬即逝。

一眨眼间,我已经是一名初三学生了。沉重的课业负担加快了我们生活的脚步,连廊上的欢声笑语渐渐消弭,留下的只是匆匆赶路的我们。

天气微凉,秋天的脚步近了,习习微风拂过,吹打在脸上。

路过的少女不为所动,薄唇细抿,加快了步伐。蓦地,突如其来的身影撞到了他,少女也没有多计较:“不好意思,我赶路。”

嗬,好一个赶路。

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你看,那个桂花真好看啊!”

“是啊,而且闻起来好甜!”一旁不是传来吸鼻子的声音。

少女怔住了,偏头,惊愕,她居然没有发现桂花已经开了。一粒粒的黄米像珍珠一样镶嵌在了片片绿色的丝带中,在温和的阳光下一闪一闪放着耀眼的光芒。细嗅一口,鼻尖传来淡淡的清香,宛若游龙,游走于心间,带来阵阵醉意。

少女侧眸细瞧,花随风飘落,勾人魂魄。

她停下了,停在了匆匆赶路的人潮中,陶醉在了魅惑众生的如诗风景里。

匆匆行人,来不及留恋美景,来不及陶醉心灵,更来不及体味生活多姿多彩。留下给他们的,只剩下脚下的路,脚下需要被赶的路……

匆匆赶路的人啊,也许有时候停下,也是一种升华,也是一种净化,看看路边风吹草动,听听世界雁过留声,让心放松。

也许,赶路的人们啊,该停下了,停下留恋一下生活……

 

赶路

赶路

赶路,急慌匆忙,人生一世赶路。

赶路,在我印象中就是与时间赛跑,古往今来赶路人跋山涉水,在他们看来路便只是路,赶路是件痛苦的事,不错,路途艰险,总有许多磨难,长痛不如短通,路边便是这么赶出来的。

人生与赶路也有几分相似,人们现在的快生活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赶路,人们所追求的钱权物质便是路的终点,如赶路一样,只有到达路的终点才算成功。

但……

路不只有荆棘,也有山川野花……。这些过路的风景被冷落,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赶路人也只有一个终点,于是他们忽视了在赶路过程中减少痛苦的事物,因为他的心中的燥,倘使他们能关注这些事物。路不再那么艰险,不再那么难熬,目的就不再是唯一的快乐。

人生可以是赶路,也可以是赶路,有些人赶着走这条路,有些人把这条路赶走,剩下路旁的风光,这种人却甚少,何处此言,咖啡店的减少,快餐店的增多,快生活过来了,人生彻底变成了一场赶路。

难道这就是唯一的出路吗?我想不是,或许过程比结果更重要。也会让人学到更多,如果一个人的人生只有结果,那么这一生意义不大了。

这样的一生的失去了对生活的热爱激情,一个人的生活只有充满热情,充满活力,生活才不会乏味。在他的生命结束时才回到一句,此生无憾,我们的生活不该为荣华富贵高品质所占据。更应该有一些宝贵的清欢,当我们品味,山野菜的清香胜过了山珍海味,或者路边的石头中看到了比钻石更耀眼的光芒,或听鸟儿叫鸣声比提笼遛鸟更享受,那么这一生我们都平凡也不平凡,所以当我们把赶路变成赶路,我们的精彩人生才从此开始。

当目的成为过程的顺便,那么这场赶路也就会变得有价值了。

夏日即景

 夏天是炎热焦躁的季节,但内心却是柔和平静的。
    夏天是在低低的虫鸣声中来的,但随着蝉鸣一波波的高涨,夏季才焕发出真正的生机。上午到中午时分的阳光最为强烈,像是数百台聚光灯一起照下,让人热得睁不开眼。广阔的天空,却又是万里无云,清朗得像是清澈透明的蓝宝石。
   炎热的夏天里,也有舒适安详。公园里绿树成荫,像一把把大伞密不透光,银铃般的流水声,也给热意绵绵的夏季带来了清新之感。本来细长又活泼的游鱼在溪流中也是呆呆的一动不动,似乎在享受着日光浴,突然间又游向别处,只给小溪留下的阵阵涟漪。河旁的亭子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沧桑古朴,让我一恍惚,仿佛回到了童年,在河里捉鱼玩耍。刹那的回忆让我燥热的心平静下来,又增添了许多对儿时生活的强烈渴盼。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忽然间却是一阵闷雷响,便看到遮天蔽日的乌云从远方滚滚而来,天空像被蒙了一块黑布豆大的雨点就倾倒下来,骤然间只能听见狂风的呼啸,雨的拍打厚重的雷声,有“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的气势。这雨往往要持续一阵,夹杂着晒了一天后马路上集聚的尘土气息,扑面而来全是泥尘味道。直到哗哗的大雨下过一阵,带起的尘土全被冲刷走,空气才变得清新,让人情不自禁地大口深呼吸。雨水慢慢小下来,然后突然消失,天色放开,骤然转晴,路面的积水也排尽,若非路面上的水印、偶尔的低洼处还有小块的积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公园一隅的荷花在雨后又获得蓬勃生机,荷叶带着晶莹剔透的水珠肆意展开,一阵风过,豆叶上的水珠如顽皮的幼童你追我赶,最后又拥抱在一起,在叶片中心歇着了,阳光映照下,熠熠闪光。
    人们习惯了用炎热来形容夏天,其实我倒是觉得,只要有一颗亲近大自然的心,也能感受到平静安详。

赶路——沈成杰

赶路
提起了小小的行囊,匆匆的赶在归路上,越过了重重的山岗,借渡了多少的渔人船。
——题记
我爱好旅游。
去过很多地方,祖国的山川河水尽收眼底。
那一天,我走的匆匆,看的蒙蒙。
山上的天气真的是变化莫测,早上山下还是晴空万里,谁知刚上缆车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好在有顶,为我们挡住了雨。下缆车时只剩毛毛细雨了。
天柱山主峰山势陡峭,碧嶂插天,雄奇险峻。主峰如柱,插入天际,我们为目睹这一奇景来到了天柱山。
一道去天柱山的还有我们表兄弟几个,年轻有力气,一口气赶上了主峰。而在那时,长辈们才到了半山腰,却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到了山顶先吃午饭,不知不觉,景区出现了浓雾,从东关到西关, 白色的云雾满山都是,非海似海,它们躺在幽谷里,欲动不动,欲语无声。一阵风来,它们又像技艺高超的魔术师一样登场表演 ……我们哥几个失望极了,没想到居然费了好大劲上的山顶还看不见传说中的石柱。而父亲他们早早的回了酒店休息,等了一个多小时,这迷雾非但没有散去,反而变本加厉,几乎所有的景观都打上了重重的马赛克。没有办法,我们只得扫兴地下山。
果然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走了三个小时都没有走出这一片雾。到了一家小卖部歇一会儿,继续赶路,没过多久腿又酸了,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静静地,痴痴地看这只一片雾。眼前的雾,飘来飘去,袅袅娜娜, 挥不走,扯不开,斩不断,如梦、如幻、如诗、如画,缥渺中透着神奇,朦胧中含着清秀,其实它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很美。
这不免让我想到了我们的生活。
我们也在每天马不停蹄的赶路,一路上我们会错过很多,有的时候,不妨停下匆忙的脚步,回头看看,会发现不一样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