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是孩子的天性,而我童年时的欢乐,全都在那老屋的桃树下。 老桃树生长在一片碧绿的菜园里。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篱笆、整齐的田埂,飘香的花丛,也不必说蜜蜂在花丛中采蜜,鸣蝉在树叶间长鸣,单是园门前老桃树的周围就有无限乐趣。 春天,老桃树上开满了桃花,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团粉红的晚霞,跑到跟前,便闻到股股花香。那花香虽不如梅花清香四溢,也不如桂花香甜,却是一种柔和温馨的味道。 到了夏天,老桃树上便挂满 … 继续阅读“玩”

玩——金成

玩 快过春节啦,大家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学习,与亲朋好友团圆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乃是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光。 今年春节,我们一家照例回老家见前辈。 当我按响了楼下的对讲门铃,外公和外婆都下楼热烈欢迎我回家。 转眼间,就来到了除夕的这一天。我们要回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过年。爸爸开车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奶奶家。汽车刚一进村口,远远就看见爷爷和奶奶在胡同口等着迎接我们呢。他们高兴得眉开眼笑地喊着: … 继续阅读“玩——金成”

无声胜有声—徐可

无声胜有声—徐可 早上,菜市场人声鼎沸,叫卖声,吆喝声,吵架声都混杂在一起。马路上,汽车的喇叭声,发动机的轰轰声,搅杂在一起,这有声的世界未必使人们的生活多彩,反倒增生了一丝烦闷。 我要逃离这个嘈杂的世界,决定去乡下走走,也许那儿的恬静闲适会适合我。 走在泥泞的小道上,蓄满生活的气息,放眼望去,那众多的江南房屋,白墙黑瓦。岁月染黄,染黑了白墙,但依旧显得自然和谐。房子不高,但却舒畅。房子前边是一大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徐可”

玩—徐可

玩—徐可 这个寒假,晋祠的美,让我无法忘怀。 晋祠之美,在山美,树美,水美。 这里的山,巍巍的如一道屏障,长长的又如伸开的两臂,将这处秀丽的古迹拥在怀中。春日黄花满山,径幽而香远;秋来,草木郁郁,天高而水清,无论何时拾级登山,探古洞,访亭阁,都情悦神爽。古祠设在这绵绵的苍山中,恰如淑女半遮琵琶,娇羞迷人。 这里的树,以古老苍劲见长。有两棵老树,一曰周柏,一曰唐槐。那周柏,树干劲直,树皮皱裂,冠顶挑 … 继续阅读“玩—徐可”

无声胜有声

自然界中许多生物都因拥有美妙的声音而获得人们的喜爱与赞美,尤其是小鸟,可是草却并非如此。 在任何地方,在任何环境,都可以看见绿意盎然的青草。它从石缝中钻出来,从泥土里长出来,以它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克服重重困难,一看见那绿油油的颜色和那苍翠欲滴的草叶,就仿佛感到春天的温暖,在绿油油的草坪上,让草坪不再那么单调乏味。身处一片绿色的海洋,你仿佛置身于一片春暖花开、莺歌燕舞的情境之中,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受涌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

无声胜有声——李琰

无声胜有声 百年来,它静静观望,默默护家族平安,保家族好运。身为后辈,更是代代相传,对它敬重有加。 外公家有个宝贝,从祖上代代相传已经几百年。放了寒假,听外公说要给我看看传家宝,我也是迫不及待地回了乡下,想一睹传家宝真容。 早听外公说,蒋家以前是个名门望族,这个传家宝曾是先祖带家人去庙中祈福时,遇到一位得道高僧,那位高僧见与蒋家先祖有缘,便赠与此物,先祖也向来敬重神明,从此,蒋家便将它视为珍宝,代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李琰”

行走——蒋卓

          都是过路人。           却总是似巧非巧地走到一起。           行走在城市中,数不清有多少陌生的脸从身边走过,不禁感叹着心中所能想象到的那乡村画面,路逢乡人,没有丝毫诧异,便能叫出那最顺口的称呼,似乎是记住了自己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           或许是出于寂寞所带来的不安,人们借助着各式的网络软件,扩大着自己的朋友圈,相遇时,总算能答一句:“是你,真巧 … 继续阅读“行走——蒋卓”

无声胜有声——黄卓然

来到这家小店,驻足。 店主常年不见踪影,据说是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头。可今天,却意外的在店里帮忙,于是,我便进去坐坐。 “皮蛋瘦肉粥,谢谢。”我轻声道。 “小姑娘,真会点呵。这可是我们店的招牌。”回答的是那位老头。头发已花白,就连眉毛也带了些白,眼角的皱纹泛起涟漪。 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老头亲子将粥端上来,在对面坐下。 “一个人啊?小姑娘。” “嗯,爷爷。”我边回答,边要去拿汤匙乘粥。 “小心点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黄卓然”

玩——李琰

玩 外公说:“时间快呀,一转眼,孩子们都大了,很少回乡下陪我玩了啊,想他们呀。” 确实,光阴如梭,我和哥哥都从到处造反的混世小魔王变为了懂事的孩子,学业压力不断增大,也很少回乡下陪外公喝喝茶,下下棋了。外公总念叨着见不到我们、想我们,又不能总跟外婆抱怨,时间一久,闷在心里,总归不好受,家里有只泰迪,倒是讨外公喜欢,外公也只能把藏在心里的想念和它说说。 每次从乡下回湖塘,外公的眼里,总是泛着泪光,外 … 继续阅读“玩——李琰”

玩——蒋卓

       当把世界的繁华玩尽,才发现自己只是在随波逐流。        或许玩本是出于简单,却不知何时开变了模样。        时隔数年,回到了外公家这个老院落,素墙黑瓦,是旧时的景象,只是,太过冷淡了。眼前似乎浮现起了我小时候的影子:抓蝴蝶、摘果子、玩竹蜻蜓……但是这个身影一蹦一跳地,渐渐走向了远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确实一切都变了,所有美好的回忆,不会再重现了。 … 继续阅读“玩——蒋卓”

无声胜有声——蒋卓

多少次匆忙的奔波却只是为了赶赴一场只有自己的宴席。        或许是人总是太心急,想冲破现实的阻塞,却仅仅在四处碰壁中挣扎,那一切本不属于自己的,终究还是不属于。但可能很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一切,只是不愿打破,不想放慢最初的步伐。        心静,也许还差一杯茶。        爷爷乐衷于茶道,常常能将一种茶泡出不同的味道,最初拿到一杯爷爷泡好的茶,早已不记得是多久前了,那时,只知道茶杯的暖, … 继续阅读“无声胜有声——蒋卓”

赶路

赶路 赶路,急慌匆忙,人生一世赶路。 赶路,在我印象中就是与时间赛跑,古往今来赶路人跋山涉水,在他们看来路便只是路,赶路是件痛苦的事,不错,路途艰险,总有许多磨难,长痛不如短通,路边便是这么赶出来的。 人生与赶路也有几分相似,人们现在的快生活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赶路,人们所追求的钱权物质便是路的终点,如赶路一样,只有到达路的终点才算成功。 但…… 路不只有荆棘,也有山川野花……。这些过路的风景被冷 … 继续阅读“赶路”